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70之炮灰原女主重生了(下+番外)全文阅读

70之炮灰原女主重生了(下+番外)

时间:2020-08-01 14:39 作者:文房二宝 标签: 女配 重生 年代文 打脸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47章 柳蓉不说话了, 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所以,你一直都知道我的目的,结婚以来, 也一直在看我表演?把我当猴耍,好玩吗 ? 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还是挺厉害的,谁把谁当猴耍?柳蓉,我是真心想过要跟你好好过。还记得那次, 你传方茹的传言后,我跟你说
第47章
  柳蓉不说话了, 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所以,你一直都知道我的目的,结婚以来, 也一直在看我表演?把我当猴耍,好玩吗 ?”
  “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还是挺厉害的,谁把谁当猴耍?柳蓉,我是真心想过要跟你好好过。还记得那次, 你传方茹的传言后,我跟你说了什么吗?你又是怎么敷衍我的。”
  戚寒觉得柳蓉简直不可理喻,原来他一切的隐忍,在她看来,就是把她当猴耍?难道她就不想一想, 为什么他知道了那么多事情, 还愿意跟她在一起?
  “柳蓉, 别说那么多了。你要走, 我不拦着。反正我们也没有领结婚证, 也不用特地去公社办手续。”
  “走的时候, 你把你的嫁妆带走, 彩礼我也不要了。我再另外给你200块钱,应该够你在大学里花费了。”
  “在你离开双溪村之前,我不会把我们的事情对外公开,算是我为保国的母亲做的最后一点事。”
  柳蓉愣住了:“你什么意思?你想离婚?”
  柳蓉愤怒了,她都不嫌弃他,想跟他好好过日子了, 他居然想离婚。
  “戚寒,我柳蓉愿意嫁给你,是你的福气。我都没提离婚,你竟然敢提离婚?你凭什么?就凭你那瘸了的腿,还是凭着你中下贫农的身份?”
  柳蓉的声音尖利而刺耳,可是比不上她的话,更刺人心。
  “离婚?我们哪来的离婚?”戚寒冷笑了一声,“你当初不跟我领结婚证,不也是这个意思吗?”
  柳蓉顿住了,这话她没法反驳:“我当时确实有这个意思,可是我这不是后悔了么?我犯了错,还不能给个改正的机会了?”
  “后悔?改正的机会?”戚寒轻嘲道,“柳蓉,我不知道你又想打什么主意。不过你是真后悔,还是假后悔,都跟我没关系了。我累了,不想再跟你纠缠下去。”
  “戚寒,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瘸了腿的废人,离开了我,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找到什么好姑娘。”见自己都这样说了,戚寒还是这样,柳蓉开始恼羞成怒。
  “找什么样的都跟你无关。”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戚寒也就不在这间屋子里呆着,开始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搬到隔壁屋去。
  柳蓉看着戚寒真地下了决心,甚至不跟自己一屋睡了,气得浑身发抖:“戚寒,你别后悔!你将来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回来了。”
  戚寒没有说话,收拾完东西就离开了。
  戚母看着儿子搬着铺盖出来,脸上露出不解之色:“你这是?”
  “娘,我和柳蓉分开了。”
  听了这话,戚母眼神暗了下来,但是,她却没有劝说儿子。
  自柳蓉嫁过来以后,她就看出了她的不情愿,本以为生了保国、做了母亲,柳蓉会变好一些。
  可实际上,并没有,柳蓉一心扑在她那书本上,对保国毫不关心。
  “你想清楚了?”戚母问道。
  “想清楚了。”戚寒回答道。
  戚母点了点头:“既然想清楚了,就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一个月后,高考成绩出来了。方茹是高考状元,并不意外,可令柳蓉惊讶的是,方茹竟然是理科状元。
  她没有报考京大中文系,而是选择了医学院药学系生物制药专业。
  而柳蓉自己,并没有考上她心心念念的青大,而是被京师专录取了。
  京师专?柳蓉看着这份录取通知书,快要气疯了,不是青大,甚至不是京师大,而是京师专。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这怎么可能呢?”柳蓉拿着录取通知书,不敢相信,自己的分数,就算青大不录取,也绝不可能沦落到京师专。
  柳蓉怀疑这份录取通知书弄错了,可那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双溪大队柳蓉,是她的名字,可是柳蓉依然不愿意相信。
  她付出了这么多,就考一个大专?前两天,她甚至还想过,等录取通知书到了,她一定要拿着通知书砸到戚寒脸上,让他知道他放弃的是什么。
  可现在,她就只考了一个大专?柳蓉快要崩溃了,怎么会这样?不应该的,她的成绩,怎么可能只被一个大专录取?
  自从成绩出来以后,柳蓉走在路上,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众人的表情。她总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她,嘲笑她不自量力,嘲笑她得不偿失。
  其实柳蓉完全是心理作用,在这个年代,考个中专,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柳蓉考上大专,双溪村人私下里还有人夸赞她,只不过这一切,她不知道罢了。
  几天后,柳蓉得到消息,原来并不是自己的分数不够,而是在填写档案资料的时候,陈满仓给自己的档案资料上写了差评。
  因为这个,才导致自己没有被青大录取,也没有被任何一家好学校录取,最后沦落到了一个大专院校。
  柳蓉知道消息后,几乎要气疯了,陈满仓,陈满仓他怎么敢这么欺负自己。他凭的是什么?
  柳蓉带着一腔怒火,冲到了陈满仓的队屋:“陈支书,你在我的档案资料上写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分数那么高,却只考了一个京师专?”
  陈满仓正在为队里来年的种子忙活,听到柳蓉这话,他眼皮子都没有抬:“我能在资料上写什么?自然是照实写啊,你做了什么,我就写了什么。”
  “你怎么能这样?我的分数明明可以考上青大的,就因为你写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害得我只考了一个京师专?你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听到这话,陈满仓放下手中的资料,看着柳蓉,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写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难道不是因为你做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你要是不做,我能那么写吗?”
  “我怎么就没有给人家方茹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人家方茹做了那么多好事,我也只能照实写呀。”
  “我要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你不让我写那些,你告诉我,你让我写什么?”陈满仓双手一摊,反问道。
  柳蓉被陈满仓的话堵得满脸通红:“你可以不写呀,你为什么非得把那些事情写上,你为什么非要破坏别人的前程?我明明可以考上一个好大学,就因为你,这一切都被破坏了。你要赔偿我。”
  “赔偿你?赔偿你什么啊?”陈满仓冷笑了一声,他做生产队支书这么些年,还真没有什么人敢跑到他面前要什么赔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