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她只爱撩人美色(下)全文阅读

她只爱撩人美色(下)

时间:2020-08-01 14:19 作者:鱼曰小丑女 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系统 快穿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38章 长公主独自美丽13、14、15 芝兰玉树的男子,额头上还带着一层薄汗,不复以往的淡然,反而眉心紧蹙望着她问:听闻你与容淮和离了? 花晓半眯双眸,目光徐徐落在封璟的眉眼,颔首道:对
第38章 长公主独自美丽13、14、15
  芝兰玉树的男子,额头上还带着一层薄汗,不复以往的淡然,反而眉心紧蹙望着她问:听闻你与容淮和离了?
  花晓半眯双眸,目光徐徐落在封璟的眉眼,颔首道:“对啊。”声音低软,语气却很是随意。
  封璟容色微紧,心底竟升起一丝薄怒,他朝她走了两步,垂眸望着她的眼睛:“为何不同我说?”
  这半月来,日日想着那夜之事,梦里怀中还拥着她香软的身子,醒来却空洞一片。
  “说什么?”花晓反问,眉心微挑,“两年前,王爷当众悔婚,让我成为全京城的笑柄,而今,王爷还要让我再被人耻笑吗?”
  封璟怔住,脸色苍白。
  那些过往所做之事,再次钻入他的脑海中,他望着她,猛然惊觉,自己都做了什么?
  他为着当初心中的那份“喜欢”,当众悔婚,却无视了另一个女人的八年。而今,报应果真来了……
  花晓见他神色不定,徐徐开口道:“王爷若无旁事……”
  话并未说完,便已被封璟拥入怀中,不像那晚轻轻搭着她的肩头,反而双臂如铁般,将她禁锢在他怀里。
  “这一次,绝对再无人敢耻笑你。”封璟声音微哑。
  花晓安静靠在他怀里,听着他一下一下的心跳声,眉心微挑:“王爷,我记得上次问你,是否后悔悔婚,你还说我未免太过自作多情。”
  抱着她的手一顿,封璟微微松了几分:“……这一次,可以了。”
  “可以什么?”
  “自作多情。”封璟的声音有些低沉,心底隐隐几声喟叹,有很久……他未曾有过这种充盈之感了。
  无欲无求久了,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寡情淡然,而今方才察觉,他仍有所欲。
  却在此刻,身后一声长剑出鞘之声响起。
  花晓眉心微挑。
  封璟双眸却蓦地一紧,松开花晓,大手轻轻将她推离原处,转身避开了刺来的一剑。
  只是,在他望见那双眸赤红的少年时,微微皱眉。
  少年并未多说,举剑再次刺来。
  “慢着。”花晓慢条斯理阻止了他,“要打别在我这儿,出去。”
  秦御一怔,转眸瞪着花晓:“你护着他?”少年的星眸隐隐泛红。
  方才,隔着半掩的房门,他便望见门外相拥的二人,手中长剑紧攥。
  他即便在府中,也是不知她和离一事的,过去半月,她从未见过他。
  那个女人曾说过,封璟的怀抱很有安全感,他不知安全感是何物,可她说,她不会喜欢小孩。
  然而他不会永远都是小孩的。
  而今,她还要这般护着那个叫封璟的男人!
  “你不是他的对手。”花晓睨他一眼,转头看向封璟,勾唇一笑,“这是我养的仇家,整日找我寻仇。”
  秦御脸色微白,却仍旧固执的站在原处,望着那二人。
  仇家?封璟凝眉望着那少年,虽年纪轻轻,但一看便武功不低,只是他望着花晓的目光,莫名让他心底有一丝不悦。
  不像是仇家,更不像姐弟,反而像……男人看着女人一般。
  “你终是女子,府上藏着这般大的少年不好。”封璟微顿,转眸看向花晓,却在望见她有些凌乱的发时一顿,似是刻意般,忽视一旁的少年,上前将她唇角的碎发拂至耳畔。
  他鲜少在人前做这般亲密之事,可余光望见那少年脸色煞白,心底竟有了几分快意。
  花晓任由他的动作,垂眸掩去多余的情绪,以往悔婚时,不觉得她是女子,而今倒是关心起她女子的清誉了。
  “那少年生的好看,养在后院也赏心悦目不是。”她随意道着。
  封璟喉咙微紧,目光幽深望了她很久,蓦然作声:“想出府吗?”
  “什么?”花晓反问。
  “用不了多久,我还你真正的自由之身。”封璟笑了笑,声音极轻,“没有软禁,没有禁卫,可好?”
  “你想要什么?”
  “……”封璟这次未曾回应,只是敛了笑,目光平静盯着她。
  虽无声,却像已诉说了答案。
  花晓垂眸。
  “等我。”封璟最终离开了,离去前,若有所思望了眼秦御。
  等在门口的张平匆忙跟上。
  “派人好生盯着秦御些。”他沉声道。
  “是。”张平忙应,应完却突然想到什么,睁大双眸道,“王爷是觉得,那秦御和长公主有私……”情。
  却未说完,已被打断。
  “用不了多久,便不是长公主了。”封璟声如呢喃。
  “那是什么?”张平满眼困惑。
  封璟脚步一滞,良久启唇,语气浅淡却一字一顿道:“王妃。”
  公主府。
  【系统:封璟好感度+10,当前总好感度:60.】
  花晓听着系统的报备,轻抚了抚脸上的面具,满意一笑,转身便要走进房中,余光望见一旁的秦御,不由蹙眉:“小孩,你今日莽撞了。”
  秦御望着她,抿唇不语。
  花晓却并未过多耽误时间,转身走进房中。摘下面具,仔细对着铜镜打量着脸颊上的印记。
  秦御凝望着女人的背影,他看她看的最多的,似乎就是她的背影了。
  她留给他的,也永远只有背影。
  他知道,她说得对,他打不过封璟,他今日的确莽撞了,心中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封璟可以让她得自由之身,而他呢?
  “喂。”终究,他缓缓走进屋去。
  “什么?”花晓依旧仔细的、一点点的打量着每一寸脸颊,半分目光未曾偏移。
  “你和容淮和离了?”秦御沉默片刻,沉声问道。
  “那只是好听的说法。”花晓低笑一声。
  “……不好听的说法?”
  “我将容淮休了。”
  秦御闻言,却丝毫未曾惊讶,这种惊世骇俗的话,仿佛本就应该从她口中说出一般,他在她身后站了很久,最终缓缓走上前去。直到嗅到她发间的皂荚清香,方才停下脚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