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逆向黑白(中)全文阅读

逆向黑白(中)

时间:2020-09-15 14:37 作者:雁栀羽 标签: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青梅竹马 火影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55章 第十五章血遁分-身 风岚在回转寿司店里的时候就觉得宁次有些不对劲,这孩子,虽然对她不假辞色,可对于其他人,还是相当知书达理,呸,是彬彬有礼,很有世家子弟的风范的。按理来说,对同是分家的日向日原,不应该是这么恶劣的态度啊? 她有些奇怪,便
第55章 第十五章·血遁分-身
  风岚在回转寿司店里的时候就觉得宁次有些不对劲,这孩子,虽然对她不假辞色,可对于其他人,还是相当知书达理,呸,是彬彬有礼,很有世家子弟的风范的。按理来说,对同是分家的日向日原,不应该是这么恶劣的态度啊?
  她有些奇怪,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寿司店,悄悄地跟上了宁次,没想到竟撞到了两个中二少年对磕吵架的一幕。
  于是趴在草丛里暗中观察的风岚只能扶额无话可说。
  宁次兄啊,真正不简单可正是这位你认为傻白甜的好队友宇智波风岚啊!
  喂,愚蠢的欧豆豆啊,她这个团宠真的没被欺负啊!就连打UNO决定谁离队的时候,都是她输了一局,宁次说三局两胜;她输两局小李说前面的是练习赛;她输三局天天说下一局再定胜负。都放水成这样了,还能是被排挤?
  还有,宁次,你骂二柱子就算了,别把咱这整个宇智波一族都扯进来啊!现在在木叶,也就一半的宇智波是听不进劝自以为是的小屁孩,另一半可是相当开明的,你只要稍稍对她瞪一瞪眼她就怂的呀!
  佐助啊,你再被戳到痛处也不能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啊!日向家的宗家分家之别可是宁次心中最不能言说的痛啊!你看你看,一说人家就要打起来了吧?
  风岚见两人马上就要「决战紫禁之巅」,暗暗骂了一声:不让人省心的熊孩子!便冲了上去……
  ……
  然后,此时风岚正呈大字状仰面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心里十分后悔。早知道就该让这两人打下去,最好打个两败俱伤,都不能参加中忍考试。
  宁次和佐助默契地打飞风岚之后,两人不自觉地对看一眼,又是“哼”地一声嫌弃扭头。
  话说决斗这种东西,讲究的就是气势,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以是被风岚这么一搅局,两人都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兴致。
  佐助看了一眼慢慢吞吞从草地上爬起来、舒展着筋骨的风岚,就知道这人皮厚耐揍,是没事的。于是一转身,就往演习场的方向走去。
  宁次也没打算继续扯着佐助不放,朝另一个方向,也准备离开。却不想他刚转身就被风岚给叫住。
  “诶,宁次君!”
  “有事?”宁次微微转头,见风岚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慢慢地站了起来。
  风岚翻了翻白眼,心想:废话,没事找你闲扯啥?H漫画吗?我们有这方面的共同话题可聊吗?找你聊这个,还不如找卡卡西!
  “你为什么让我远离日原君?”风岚双手背在身后,向宁次走近,笑眯眯地问着,看似心无城府。
  “你是什么时候来了?”宁次眸光一凝,犀利审视于她。
  “你们开始吵架的时候,我当时正好找到了落在练习场的苦无,回头就撞见你们了。”风岚依旧笑得缺心少肺,用手指挑着苦无尾端的圆环给宁次看,示意自己没有撒谎。但其实上,苦无都长一个样,谁知道她拿的是不是弄丢的那一把。再者,她有没有弄丢苦无还两说。
  “哦?”宁次微微抬高的声调听起来说不出地讽刺,“那你看戏还看得真开心。”
  “哈哈……”风岚摸着后脑勺干笑着。
  宁次又冷笑着道:“日向家人不都虚伪至极吗?不是还把你从小队里赶出去了吗?不是排挤欺负你吗?现在又找我有什么事?”
  “诶,我说啊,”风岚觉得自己真是冤,摊手无辜道,“埋汰日向家那些话是佐助那二货说的,关我什么事了?再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被你赶出第三班的?明明是我一直想把你踢出去的好吧!再者,我抄你作业抄了六年,拖你后腿拖了一年,凭我们这交情,我当然是信任你!”
  风岚双手抱胸,往后一倒,靠在了身后的大树上,懒洋洋地挑了挑眉:“我可不是那种听不进劝的死脑筋宇智波,咱们好队友,有话就当面说清楚,别弄得跟那些智障连续剧里一样,为一句断章取义的话误会个二十多集。所以,宁次,为什么让我小心日原君?”
  宁次仔细端详了她片刻,见她目光坦然,也无半点勉强与嘲弄的意味,终是轻轻一叹,放缓了语气道:“……你还记得六年前,宇智波和日向的新年团拜会吗?”
  风岚不想他竟提起这件旧事,瞳孔微缩,心头猛地一紧。
  这一桩桩一茬茬的,怎么都堆到了今天?
  风岚将抱着手肘的左手微微上移,不动声色地抚上了自己右臂的旧疤,扬唇嗤笑道:“嗯,毕生难忘啊!”
  宁次这次倒是没在意风岚的态度,继续说道:“当时日向家查了很久,都没有查到扎伤你的那枚钉子的来源。于是,日向家高层就逼布置演武场的负责人担下所有责任。”
  风岚皱了皱眉道:“我当初有听到过一些传言,说日向家为了团拜会上的意外处死过一名族人。我觉得为了这件小事就处死某个族人的做法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不像是日向家的作为,所以就完全当作是谣言忽略掉了。今天听你这么说,难道是真的?”
  宁次点了点头,严肃道:“那个负责人不堪日向与宇智波两家的同时施与的重压,终于在某一个晚上,自杀了。”
  风岚彻底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沉下了脸色:“那这件事,和日向日原有什么关系?”虽是这么问着,她的心里隐隐已有了答案。
  果然就听宁次低声说道:“死去的那个负责人,是日向日原的父亲。”
  ……
  风岚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一手托着下巴,嘴里叼着笔,望着窗外的晚霞发呆。她面前是一本摊开的《一年中忍考,三年大模拟》,但书页许久都没被翻动。
  与宁次谈话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似残阳余晖映照之下重重楼影,沉甸甸地积压在她心头,让人喘不过气。她突然想起许多年前,常常与鼬和止水一起赏过的落日。
  那时的鼬和止水总会在训练之余,带着年幼的她攀上峭壁高树,坐于万丈深渊旁悠然小憩。当时,她又害怕又兴奋,一边伸头往悬崖边窥探,又紧紧地抱着鼬的腰不放手。只记得那时放眼望去,霞绡万里、山烟拢翠,平湖水阔、沙鸥翔集尽收眼底。山河壮丽,让人的心境也豁然开朗。比不得现在,蜗居龟缩于这尺寸之地,抬眼低头皆被四周的公寓矮房局限了视野。
  她多么想像鸥鹭鸦鹊一般自由翱翔、驰骋天地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