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穿成反派大佬的童养媳(上)全文阅读

穿成反派大佬的童养媳(上)

时间:2020-09-15 14:49 作者:云深处见月 标签: 女强 穿书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 抓周那天,陶琼琇见色起意扑进一个小哥哥怀里。结果就给自己扑来了一个未婚夫。以后的镇北王爷,陈嘉赐。 陈嘉赐,大亘开元帝嫡幼子,先封吴王,后因战功加封镇北王。 风姿无双,功勋盖世。 作为全文最厉害的大佬,重生女主求爱被他直接无视。男主觊觎
文案:
  抓周那天,陶琼琇见色起意扑进一个小哥哥怀里。结果就给自己扑来了一个未婚夫。以后的镇北王爷,陈嘉赐。
  ————————————————
  陈嘉赐,大亘开元帝嫡幼子,先封吴王,后因战功加封镇北王。
  风姿无双,功勋盖世。
  作为全文最厉害的大佬,重生女主求爱被他直接无视。男主觊觎皇位拉拢于他,他冷眼旁观。纵使男主后来成功登基称帝,仍得恭恭敬敬唤他一声叔父。被这个功勋盖世的王叔压的喘不过气。
  可惜,美玉微瑕。镇北王生来煞气缠身,克尽身边所有人,是个天煞孤星。
  死对头们都在背后嘲讽,任你再怎么举世无双又如何,注定得孤独终老。
  陶琼琇一朝穿书,一路卖萌打滚的扑到了大佬怀里。作为第一个不为大佬煞气影响的人,成功和大佬定下婚约。
  从此,就过上了被大佬亲亲抱抱举高高、拼命宠上天的人生。
  陶琼琇:人生赢家get√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琼琇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她是天上月,而我把月亮捧回了家
  立意:因果循环,皆有定数


第1章
  十里长街,川流不息。
  锣声响起,侍卫开路,路人尽皆退避两侧,恭敬垂首,等到威严赫赫的太子仪仗离开,这街上才又慢慢恢复了热闹。
  “应是去安国公家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抓周宴罢了,太子竟然亲自去了。真是好荣宠。”
  “安国公乃开国元勋之一,这般荣宠,倒也当得。”街边的茶楼上,目送仪仗远去,两个喝茶的客人这才轻声议论道。
  五匹宝马拉车,在车夫的驾驭下走的平稳而灵巧。车厢里,陈宏业放下书卷,笑看安静坐在对面的幼弟,只见八岁大的孩子面容淡淡,眼中无喜无怒,坐在那里一副安安静静的模样。正是活泼好奇的年纪,竟然对外面的热闹毫不在意。
  母后生下这幼弟后身体有些虚弱,需要静养。这幼弟说是他亲手带大的也不为过,陈宏业自然清楚对方平静模样下的不悦。
  “阿赐,听闻安国公家的那小姑娘生得玉雪可爱,你也去看看,整日待在宫中,未免也太闷了些。”思及幼弟小小年纪便这般清冷淡漠的原因,心中一时酸软,陈宏业立时开口,轻声诱哄道。
  陈嘉赐抬眼看向陈宏业,面容精致秀美,小巧的金冠束起一半头发,余下的头发披在身后。若不仔细看,说不定还以为是个女孩。这般容貌,纵使年幼也已经可以窥见长大成人后会是何等的俊美。令人可惜的是,那一双本该温柔多情的桃花眼却清清凛凛,平静的像是不起波澜的深潭。
  “看?看什么?”说完,不待陈宏业回答,他唇角微勾,露出一丝略带嘲讽的笑意,又说,“再可爱又如何,和我有什么关系。”说着话,声音不知不觉的拔高,神情也不复之前的死寂,带上了怨愤激动。可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等到话说完,已经恢复了平静。
  见状,陈宏业心中更添了几分难过,却又无人可怪,无人可怨。
  母后怀幼弟之时,正是父皇攻打京都之时。待到幼弟出生,正好是父皇称帝那一天。这般好的时候,再加上是嫡幼子,幼弟可谓是受尽了宠爱。父皇大喜之下,更是赐名嘉赐,没有从宏字。至于幼弟生下来便就体弱多病一事,倒还无碍,陈家坐拥帝国,自然能将他好好供养起来。可时间久了,却是发现了一些事情。
  当时他们还不清楚,只知道幼弟身边服侍的人特别倒霉,总是会遇到种种意外。平地摔跤,喝水呛着,靠树树倒。
  不经意间,这京都便传起了流言。道陈家倒行逆施,谋朝篡位。这下老天爷都看不过眼,降罪于幼子,意在警告。这般言语,何其诛心,竟牵连一无辜的幼儿。虽然事情很快就被父皇平息,父皇雄才大略,也未曾相信,可幼弟身上发生的事却是真实存在。后来父皇命人寻来了一个道行高深的和尚,也就是当今护国寺主持悟凡,这才明白了缘由。
  悟凡言道幼弟体质特殊,可以吸收煞气。
  母后怀幼弟之时,正是战场之上,煞气自然不少。父皇征战天下,身上煞气更是不少。两两相加,全都被幼弟这特殊体质给吸收走了。如今幼弟身周煞气缠身,平常人碰了,自然会倒霉不已。
  如今这天下,也就父皇母后命格贵重,不怕这煞气了。至于解决的办法,他虽能看出来,却也无能为力。
  这般因缘巧合造成的结果,陈宏业也只能无奈叹息一声。
  他伸出手,准备摸摸陈嘉赐的头发。手还没到,便见幼弟已经避开。心知幼弟是怕煞气伤到自己,他心中更是难过。这般好的孩子,怎就遇到了这事。
  “阿赐,莫要伤心,父皇和大哥一直在找,从未放弃,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陈宏业坚持伸手,不等幼弟再躲摸了摸他的头发。倒霉便就倒霉吧,小心一点最多歪一下而已。
  陈嘉赐扫一眼皇兄,没有说话。
  他自幼聪慧,自然知道身上发生的事怨不得别人。可再怎么聪慧,他也不过八岁,被别人难掩惊恐、如避蛇蝎般自幼躲到大。大部分都孤寂一人至今,他即便再怎么安慰疏解自己,也难免升起怨愤来。
  每一次在空荡的大殿中,清寂的深夜里。他都忍不住想,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
  ——————————
  安国公府。
  国公最小的,也是最疼爱的孙女今日抓周,满府的人丝毫不敢怠慢,侍女婆子们来来往往,在管事们的指挥下把事情布置的妥妥帖帖。这般好的日子,若是出了个岔子,那可就是他们的罪过了。
  安国公陶安和,娶妻柯氏。两人恩爱一生,举案齐眉,身边并无妾室。柯氏育有两子,长子陶允元为国公世子,娶妻周氏。幼子陶允成,娶妻于氏。如今这小孙女,便是世子夫人周氏所出。
  周氏十六岁嫁给陶允元,两人便如老国公般,恩恩爱爱,并无妾室。再加上上面婆母慈爱,公爹温和。这偌大的京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她。
  她生有三子,生幼子时伤了底子,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却没想到,时隔九年,老天爷竟又送了她个闺女,可谓是意外之喜。对着这个小女儿,可以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疼的不得了。
  周氏性格温婉,柳眉杏眼,相貌美丽。出身书香世家,规矩行止向来是一等一的好。行不摆裙,笑不露齿。可现在的她却完全顾不上那些,眼见着小闺女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把扑到自己腿上,忙不迭的伸手把她抱了起来,拿帕子擦了擦她嘴角的口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