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见你起意(下+番外)全文阅读

见你起意(下+番外)

时间:2020-09-14 12:31 作者:扶礼 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婚恋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76章 次日, 天色微凉。 有风。 星晚收拾完后,拉开房门, 余光瞥见脚边有人影。 低头一看, 姬苏蹲在她的门口, 吹风机毫无章法吹干的黑发稍微有些凌乱,原本下巴是放在膝盖上的, 听见开门声,转头扬脸看她,晚晚。 晚晚 沈知南也这么叫她。 看她脸上出现怔忡
第76章
  次日, 天色微凉。
  有风。
  星晚收拾完后,拉开房门, 余光瞥见脚边有人影。
  低头一看, 姬苏蹲在她的门口, 吹风机毫无章法吹干的黑发稍微有些凌乱,原本下巴是放在膝盖上的, 听见开门声,转头扬脸看她,“晚晚。”
  晚晚——
  沈知南也这么叫她。
  看她脸上出现怔忡的神情, 姬苏仰脸朝她微笑:“我这么叫你不会介意吧?”
  星晚垂着黑白分明的眸子,语调淡,“只是一个称呼,无所谓。”
  顿了下, 她问:“怎么不敲门?”
  姬苏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去剧组,又怕敲门打扰到你休息, 只好在这里等你。”
  星晚嗯一声,“我们走吧。”
  姬苏用手撑着墙面起身,在星晚抬脚越过时,姬苏突然一把将她从后面抱住, 干净的青年音在耳边传来:“晚晚, 我脚麻,你等我一下——别动阿。”
  “姬苏——”
  本想说放手时,星晚前方视线里,却出现沈知南的身影。
  那天, 沈知南穿简单黑色西装和白衬衫,他单手插包,两条笔直修长的长腿从电梯里迈出来,那熟悉的蓝痣勾人视线。
  当男人目光投过来这边时,姬苏的双臂还环抱着她的身体,姬苏的脸就贴在她的耳边......画面足够暧昧叵测。
  步随在男人后方的文哲,也看到了。
  哦,还有苏青。
  苏青下意识看向沈知南,发现沈知南英俊的脸上毫无痕迹,甚至没有半点波澜,只是他已脚尖一转,人重新回了电梯。
  文哲的心跳已经跳到嗓子眼。
  他的上司什么人?
  那可是宁城赫赫有名的天才商人沈知南,受尽万人敬仰,如此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亲眼目睹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抱在怀里,表情越是平静,越让人觉得害怕。
  苏青和文哲重新跟回电梯。
  陈旧电梯运行时有声响,细碎杂音乱耳。
  再次走出电梯时,沈知南步伐从容,眉目寡淡,甚至脸唇边的笑意不减一分。
  比情绪管理,无人能出他其右。
  苏青就在旁边,用手轻轻拍着男人肩膀,安慰:“眼见不一定为实,不过两人在酒店房间门口一同出现,确实奇怪。我就说
  你怎么会突然要来影视城这边,怪不得呢。”
  昨晚,沈知南在书房办公,在看邮件时给她打电话,通话时,他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劲。他起了个大早,赶在开机仪式前见她一面......呵。
  “对不起阿,晚晚。”
  姬苏松开后,不停在道歉,“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蹲得太久,两只脚都麻的,站起来就使不上力,就一下抱住你了。”
  星晚退开两步,拉开距离,表情尚算平静。
  只是,心脏跳动的速度趋近于最快,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逐声清晰。
  她在回想,想两分钟前沈知南那道似笑非笑的目光。
  完了。
  沈知南的报复欲,非常强。
  星晚不知,此时的沈知南,云淡风轻地回到黑色宾利上,表情闲适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他浅笑着,“惊宴。”
  顾惊宴正在操刀手术,手机是由科室里的巡回护士拿着递在耳边的,他用镊子准确无误地夹住血管,开始缝合时淡淡应一声,“你说。”
  那边沈知南颇有兴致,“我猜我看见谁了?”
  顾惊宴缝合速度很快,到底是SSS级别的天才教授,每次做手术时,二楼环形的观察室都有别的医院人员,慕名而来学习。
  透过透明厚重的落地玻璃,他被人围看着。
  顾惊宴扫一眼上方,院长也在,说:“我在手术。”
  “嗯——”沈知南懒懒地发出个音,漫不经心至极,“我看见霍西决了。”
  缝合的动作顿了,只一秒,顾惊宴加快了速度。
  他不再讲电话,示意护士拿走手机挂断。
  一个小时三十四分钟后,顾惊宴出现在HK总部,他一路往上,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沈知南的至交好友,来的次数很少,不常见,也没人敢拦。
  ——阿阿阿,顾教授长得太好看了吧,怀里的男朋友突然就不香了。
  ——我还是喜欢沈总一些,眼角那颗蓝色的痣,绝了。
  顾惊宴推开总办公室的大门,长腿大步入内。
  他进去时,沈知南正在讲电话,淡淡一眼瞥过来,用手指了一下,示意他稍等。
  顾惊宴转脚到休息室的沙发里坐下。
  沈知南接完电话,走过去坐下,叫人送了两杯热茶上来。
  先开口的是顾惊宴,言简
  意赅地问:“人呢?”
  沈知南慢慢悠悠地品了口茶,紫砂茶杯握在手里,“霍西决。”
  一张熟悉的脸,尘封在记忆力的脸,居然活生生地从他的女人脖颈间抬起,直直地注视着他。
  “游戏开始了。”
  沈知南想到余行洲的那句话,笑了出来:“惊宴,好久没有人敢这么招惹我了。”
  顾惊宴:“不可能是霍西决,有多像?”
  “我这么给你说。”沈知南放下茶杯,倾身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抖出一只递过去,“不是像,是一模一样。你玩过连连看么,那男人和霍西决撞在一起,就能抵消。”
  是吗?
  顾惊宴点燃了烟。
  两人瞬间笼在青白烟雾里,烟味四散,如游鱼漫开。
  沈知南抽烟时,姿态潦倒散漫,人已经彻底靠躺在沙发里,长腿大喇喇地舒展开,略微一动,换过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他说:“如果不是你亲自取出霍西决的心脏,我都要以为,他没死。”
  顾惊宴指间夹着烟,双肘落在双膝上,身体向前弯着,眉目阴沉可怖。
  沉默良久后,顾惊宴问:“那男人已经出现在盛星晚的视线里了,对吗?或者说,已经成功解除到盛星晚了。”
  “否则,你不会过问太多。”
  沈知南懒洋洋地笑:“岂止是接触,可能睡一起了。”
  顾惊宴长指微动,烟灰抖落在地,他盯着半明半灭的烟头,“查了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