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见你起意(上)全文阅读

见你起意(上)

时间:2020-09-14 12:34 作者:扶礼 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婚恋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 1. 她只是沈知南无聊时高价买的消遣,女人们诋毁她,却又恨不得活成她。 沈知南在雪夜里捡到她。 他替她拂去身上灰痕,眼尾一颗蓝痣灼人。 她跪在他面前,如何也拾不起雪地里母亲的骨灰,却等来他一句循循善诱般的低问。 ......跟我回家? 月色与雪色
文案:
  1.
  她只是沈知南无聊时高价买的消遣,女人们诋毁她,却又恨不得活成她。
  沈知南在雪夜里捡到她。
  他替她拂去身上灰痕,眼尾一颗蓝痣灼人。
  她跪在他面前,如何也拾不起雪地里母亲的骨灰,却等来他一句循循善诱般的低问。
  “......跟我回家?”
  月色与雪色间,他是第三种绝色。
  2.
  某日——
  她褪去浑身衣物丢在他脚边,“东西都还你,我要离开你。”
  男人吞云吐雾,唇畔笑意不抵眼底,他问:“离开我怎么生活,凭你勾引男人的本事?”
  她也笑:“沈总能看上的女人,不会差到哪里去是不是?”
  “行阿。”他起身逼近,淡笑着用手在她脸上拍了两下,“翅膀硬了,想飞,那你试试。”
  然后,坊间热闹了。
  茶余饭后的谈资,全在说得尽沈先生恩宠的盛小姐,落在凉薄的沈先生手里,也就不过如此嘛,没了她,沈先生依旧风光无两,日子潇洒。
  3.
  再后来,沈总的小鸟儿真飞了。
  (飞到别人怀里拉)
  故事的最后,也有爱得深沉又疯狂的男人。
  比如说:沈知南。
  他是众人口中不近女色的沈先生,却失态地大闹新晋名导盛星晚的订婚宴,把现场砸得一片狼藉。
  她扬起酒瓶,砸破沈总脑袋,“闹够了?”
  男人眉目寒绝,他抬手抹了满指的血,血意染红他的眼尾,“晚晚,你嫁给我好不好?”
  【没人能以她想要的方式爱她,除了沈知南。】
  #斯文败类x第一美人
  #狗血火葬场,不喜点叉,勿随意吐槽
  #番外《难逃》日更中,天才少女x高冷禁欲胸外科教授
  ==单番《难逃》==
  1.
  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霍东霓想,否则会像她一样,半身堕地狱。
  失去一颗肾,流掉六个月的孩子,再被爱到骨子里的男人丢进牢狱。
  【他伏延千里,只为盘踞在她心里】
  【她纵身一跃,砸向无边无际的深渊】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星晚 ┃ 配角:接档文《九万情深》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沈先生在线追妻
  立意:做你的裙下臣


第1章
  阴沉夜空,雪狂乱舞。
  积雪压得道旁的枯枝直不起腰身。
  全白里,盛星晚是唯一的黑。
  她穿黑裙戴黑帽,跪在寒风里抱着个四四方方的紫檀骨灰盒。
  黑雕花门打开,就传来盛柏冷硬淡漠的声音:“就算你今天跪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同意你把她葬进盛家陵园!”
  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脚边支着根精致手杖,旁边站着盛家的老管家汪世元,替盛柏撑着一把黑色大伞以挡风雪。
  盛星晚攀在骨灰盒上的手指泛出死灰白,因寒冷哆嗦着双唇哀求道:“爸爸,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跪地求人,算我求您,求您将妈妈葬在盛家陵园......”
  “星晚。”
  盛柏唤她一声向外走来,停在面前:“你妈只是见不得光的情-妇,我愿意给你盛家二小姐的名分已是宽容,你不要得寸进尺。”
  情妇?
  明明是他隐瞒在先,陶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妻有女!
  那是一场温柔陷阱。
  盛星晚倏地轻笑一声,笑意讥诮暗嘲:“她把一生都搭在你的身上,到头来在你嘴里竟然只是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盛柏的面色瞬间沉下去。
  盛星晚视若无睹,将怀里骨灰盒用手托举给盛柏看:“那么大的一个人,现在这么个小盒子就装得下,你于心何忍?”
  生前陶淑没能如愿进盛家门楣,这次若再不葬盛家墓园,那顶多是无名无分的荒野幽魂。
  盛柏的视线始终没落到那骨灰盒上,只是冷冷扫过她冻得苍白的脸:“如果闹够了,就进来。”
  她闹?
  盛星晚的手缓缓落下,心爱的妈妈重新回到她尚有余温的怀中。
  撑伞的汪世元跟着劝她:“二小姐,别置气,您就先起来!等明儿天放晴我帮您物色一处风水好墓地。”
  汪世元服侍盛家三十年有余,亲眼见证盛星晚整个成长过程,深知二小姐性格,又傲,又倔,她认定的四马八牛都拉不回。
  “不!”她一字铿锵,微微抬着下巴:“母亲只葬盛家墓园,别的地方都不去。”
  音落,周遭沉默。
  片刻后,头顶落下的还是盛柏那道威严中写满警告的嗓音:“那你就这么跪着,让我见识见识你这身骨头到底有多硬!”
  说罢,盛柏转身。
  然而没走两步,就听见一道女声在后背响起,裹在寒雪里,悄无声息地弥漫在湿冷的空气中,很冷,很平静。
  她说的是——
  “那我离开盛家,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那一刻盛柏手杖点地,徐徐重新转过身,再次看向雪地里的女子时,面色里浮起的是不屑与愠怒。
  与此同时,别墅里相继走出两人,盛夫人俞嫚和长女盛可雨,两人撑同一把伞缓步而出,待看清她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时,脸色瞬间就变了,居然敢把那贱人带到眼皮子底下来?
  盛星晚虽是跪着,看似低人一等,脊背却笔直眼神镇定自若,依旧骄傲的德行让母女二人看得心中膈应。
  盛夫人拢着酒红色的羊毛披肩靠近,围着盛星晚走两圈,最后视线落到紫檀骨灰盒上:“陶淑骨灰休想葬家族墓园,我在一日,就绝无可能。”
  盛可雨接腔:“你还敢跪在这里威胁爸爸?”
  她置若罔闻,没有去管母女二人的刁难,只是看着盛柏一字一句缓慢说:“如果您执意不答应我,那从此盛家再无二小姐。”
  “使不得!”汪世元是唯一关心她的人,知她打小就倔说这话更不像是在开玩笑,急上心头规劝,“二小姐您别说气话!”
  盛柏脸色难看,唇边的法令纹都紧崩起来。须臾后,他抬起手杖,直接指到盛星晚露出的那截白皙脖颈处:“威胁你老子?你可真是无法无天罔顾人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