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先生总不肯离婚(完结+番外)全文阅读

先生总不肯离婚(完结+番外)

时间:2019-07-13 10:28 作者:一扇轻收 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婚恋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南钺(yu)暗恋江景白近十年,要不是最后成功领证,他一定能成忠犬里的神经

 文案:南钺(yuè)暗恋江景白近十年,要不是最后成功领证,他一定能成忠犬里的神经病。

  江景白通过相亲和南钺结婚两个月,南钺哪哪都好,就是每晚太生猛。江景白从小就怕疼,更是受不住。

  一个萝卜一个坑,他觉得自己跟南钺尺寸严重不合。思来想去,江景白决定离婚,反正是相亲认识的,没什么感情基础。

  但是南钺他,总是不同意。

  一个由单箭头变成双箭头的婚内故事

  一块攻婚内攻略受没羞没臊恩恩爱爱无虐小甜饼

  你有钱来我有颜 恋爱打脸两不误

  表面高冷禁欲实际凶悍忠犬攻×表面妖艳贱货实际温软美人受

  高亮:苏甜小萌文,总裁攻coser受,没逻辑不可考,前期腻腻歪歪,后期打打小脸,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 主文明和谐,以上(响指)。

 

  主角:江景白;南钺 ┃ 配角:写到哪编到哪 ┃ 其它:宠文;甜宠

 

  作品简评:南钺生性疏冷,不善言辞,他暗恋江景白近十年,要不是最后成功领证,南钺一定能成忠犬里的神经病。江景白被家人多次催婚,通过相亲和南越相识,短暂交往后迅速结婚,婚后却因沟通不当引发离婚风波。两人由此坦诚交流,化解困扰。而江景白随后发现,同他相亲闪婚的南钺早年便对自己情根深种,他从相亲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步入了对方设下的爱情圈套。作者文笔细腻流畅,人物设定具有反差萌,南钺对江景白的了解与爱慕在文章开篇埋下伏笔,自然引出后有力推动了感情进展。本文先婚后爱,温馨治愈,甜而不腻,推荐一读。

 

 

第一章 

  林佳佳抱臂坐在柜台里,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花店里的每位客人。

  站在蔷薇科花架前的男人是熟面孔,办了包月服务却不让员工送花上门,每天雷打不动亲自来取,恨不能直接住在他们店里。

  正拿手指点着一株屈曲花的女青年是前天光顾的新客,一来就办了五千块的会员卡,长得又美又甜,林佳佳对她印象深刻。

  当然,林佳佳眼熟的不止他们两位,整间店里反而没几个客人是她眼生的。

  她数了数,周末生意不错,开店没到半小时,已经有七位顾客上门了。

  他们在花架间走走停停,看似在认真选花,目光却时不时瞄向门外,明显在等什么人。

  林佳佳早习惯了他们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老神在在地瘫在椅子里继续抖脚。

  没多久,店门旁的玻璃橱窗上闪出一道人影。

  林佳佳眼睛一亮,顿时把腰板挺直。

  主角总算舍得登场了。

  店里安静挑花的客人们渐次躁动起来,林佳佳甚至看到有人对着墙面镜理了理刘海。

  随着迎客风铃叮当一响,一名清瘦高挑的小青年含笑走了进来。

  “江老板早啊。”

  “江老板早~”

  “哇小江哥你今天这么早就来店里啦!”

  ……

  林佳佳看着客人们陡然灿烂起来的笑脸,一把捂住自己的嘴,面露感动。

  来了,来了,她每天的快乐源泉。

  江景白弯着眼睛,点头回应:“欢迎光临,早上好。”

  他迈开长腿走进柜台,将手里拎着的两个大纸袋暂时靠放到桌脚,又笑着走出去:“请问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先前还很佛系的客人们这会儿完全不客气了,排着队问他什么人适合送什么花,什么花有什么花语,什么花跟什么花插在一起比较好看。

  江景白是插花的行家,游刃有余地向客人介绍推荐,不到三分钟就让每个人心满意足地到收银台结账。

  李佳佳一边收钱一边感慨,他们店卖的不是花,是美色。

  办了包月服务的男人故意排在队伍最后,一脸紧张地看着旁边的小老板欲言又止,直到接过包好的花束,才艰难憋出声音:“江老板。”

  “嗯?”江景白正打算给姜荷花的花筒换水,闻言抬眼看过去。

  男人对上他的视线,说话磕巴了一下:“那个……方便加微信吗?”

  林佳佳站得近,清楚看到男人的脸有些红了。

  她早看出这人对江景白有意思,今天可算拿出行动了。

  江景白伸手一指柜台上的亚克力台卡:“二维码在那边,有需要的话随时留言,花店的微信佳佳每天都有打理。”

  这就是拒绝的意思了。

  男人眼里的失望藏都藏不住。

  他扫完二维码,灰心丧气地走了。

  “这是这周第几个了?”林佳佳啧道,“幸亏你没生在古代,不然肯定是小说里那种祸国殃民的妖妃。”

  江景白无奈摇头,利落地给花换水。

  他前前后后被鲜花拥住,阳光一照,简直像是得了道的花精。

  林佳佳托腮欣赏他的侧脸,满眼都是羡慕。

  花店生意好不是没有道理的,谁让店老板是颜控杀手呢。

  江景白的长相是很有冲击力的那种漂亮,眼尾唇角天生上翘,那枚小巧的泪痣更是加分项。

  他头发稍长,上周去理发时被造型师苦口婆心劝了半天,最后头发没剪成,反倒被染成了淡淡的奶金色。

  此时鬓角两边的头发被拢到脑后,随意扎成一个小揪揪,发梢带点天然卷的弧度,性感之余又特别可爱。

  可以说非常适合去当妖艳贱货了。

  偏偏这“妖妃”表面尤物移人,性格却清和温润得要命。

  里外反差,杀伤力更猛。

  “为什么不给他微信啊?”林佳佳欣赏够了,惋惜说,“那人挺帅的,听说还是健身教练,脱了衣服身材肯定更棒。”

  江景白看向她,正要开口,林佳佳又道:“别说你不急着找男朋友啊!上个月你家里的催婚电话都打到咱们店里了,既然相亲来相亲去都不合适,抽取一个幸运追求者相处试试呗。”

  江景白先后相亲四次,结果都不尽人意。

  “老实说,真正条件好的哪需要相亲机构啊,你这样的算是特例了。特例找特例,你说难不难?”林佳佳操着老母亲的心,“明明身边有那么多大狼狗小奶狗喜欢你,干嘛非得相亲不可呢,一个个拒绝得那么干脆,难道没有让你顺眼的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