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酸梅全文阅读

酸梅

时间:2019-12-21 15:34 作者:黄三 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因缘邂逅 校园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 这是最好的时代吗? 言论自由,碎片化信息,黑白颠倒,墙倒众人推,八卦,猎奇,好奇成瘾,道德绑架 人吃人 狂潮之下,谁不想有那么一刻,逃到一个谁也不认识谁的地方喘一口气 夏藤是骄傲的,闪光灯下活着的人,生命里的每一寸都充满无限的可能 祁正是

文案

 

这是最好的时代吗?

言论自由,碎片化信息,黑白颠倒,墙倒众人推,八卦,猎奇,好奇成瘾,道德绑架

人吃人

狂潮之下,谁不想有那么一刻,逃到一个谁也不认识谁的地方喘一口气

  

夏藤是骄傲的,闪光灯下活着的人,生命里的每一寸都充满无限的可能

祁正是野蛮的,肆意生长的,他的血液里混着尘土,艳阳,和最狂妄的北风

她所有关于爱的美好幻想,被一头叫“祁正”的野兽撕的破碎

 

可是关于十八岁,夏藤不记得人言,不记得黑暗,只记得那个小破县城里,放学后祁正硬塞进她嘴里的那颗酸梅

涩而硬,酸的倒牙齿

她流泪,他就蹲在一旁放声狂笑

 

这是个人人活在旁人口舌与眼中的风暴时代,有人疲惫不堪,有人歇斯底里,有人万念俱灰,有人放弃生命

但仍然有人,未被狂潮淹没,以一己之力,冲破着这个时代的流俗面

他是崭新的,澄澈的,强大的

是她喜欢的

 

微博:我们都输给了伟大的黑色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正、夏藤 

 

 

 

第1章 

  “什么是恶?凡是源于虚弱的东西都是恶。”——尼采《反基督》

  *

  火车驶入容城时,夏藤终于在一片颠簸之中苏醒过来。

  车内冷气开得很足,她裹着外衣,还是睡得手脚冰凉。

  她坐起身,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看向窗外。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夜景飞快的向后流淌,灯影拉成模糊的长线,断断续续的,延向无尽的远方。

  车厢里弥漫着方便面和不同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香与臭混杂,搅成一股奇异而闷重的气味。

  数不清有多少年没坐过火车了……这馊味让夏藤有点犯恶心。

  她从枕边拿起保温杯,里边的水还热着,喝了几口,暂时压住了胃里翻江倒海的呕意。

  广播里报站,还有二十分钟到达目的地。

  她从床底拉出行李箱,把洗漱包充电器塞进背包里挎上肩,鸭舌帽盖住J_i窝似的头发,口罩一直兜在脸上,没拿下来过。

  镜片有些花了,她把黑框眼镜取下来,用衣服角胡乱抹了两把,又重新戴上。

  夏藤不是近视眼,一路上戴的极不舒服,刚摸了下,鼻梁处被压出来两个窝窝。

  一切收拾妥当,她看了眼时间。

  23:35。

  她坐了两天一夜火车,终于跨越千里,来到这个最边远的地方。

  等待她的,不知道该不该用“未来”二字形容。

  她曾经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但现在不是。

  容城是这列绿皮的终点站。

  夏藤随着人流下了车。

  北风那个吹,呼啦呼啦无比生猛,差点掀翻她的帽子。

  夏藤条件反S_h_è ,紧紧扶住帽檐低下脸,心脏一阵敲锣打鼓,余光小心打量四周,没有人注意到她,她这才松了口气,自己简直神经过了头。

  其实这一路还算顺利,没什么人认出她。

  或许,不是人人都时刻关注那些破烂媒体平台的。

  这是夏藤的新认知。

  她推着笨重的行李箱,耳机里放着重金属,音量开到最大,吵的她头昏脑涨,可以完全隔绝外界的声音。

  她跟着路标走,七拐八拐,终于在十分钟后找到了通往周边城市的大巴站台。

  显示屏上标注着各大巴的发车时间与目的地,夏藤眯着眼找,都快把显示屏盯出个窟窿,终于在最后一行看到通往昭县的车次。

  仅剩一班,十分钟后发车。

  夏藤买好票后便在站台上一路狂奔,跑到大巴跟前,刚准备放行李箱,工作人员合上车盖,冲她一摆手:“放满了。”

  夏藤一怔:“那我的箱子怎么办?”

  工作人员不耐烦:“什么怎么办?拎车上去啊。”

  她不再说话,提起行李箱,磕磕碰碰踏上车。

  她的座位靠窗,靠外边的坐着个大妈,一直斜眼瞧着她,极不情愿的拢了拢腿让她进去,就这么几下,夏藤想跟她换座的想法马上消失。

  行李箱搁在过道,大巴一拐弯,行李箱就往前滑溜,再一拐弯,又朝后滑溜,滑溜到最后,“咯嘣”一声,不知碰到谁了,那人嚷嚷一句:“这谁箱子啊,还要不要了?”

  夏藤也烦了,“就搁那吧,这我也控制不住好吧。”

  一来一往,夹枪带棍。

  那人见遇到个脾气冲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车上也没其他人跟着凑热闹,或许是都太困了,疲倦笼罩着每位蔫头耷拉的乘客。

  这段C_h_a曲很快被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淹没。

  晚上车少,司机把车开的飞起,下了高速后,道路明显变得不好走,一颠一颠的,磕的屁股疼。

  夏藤一直没睡着,挂着耳机盯着窗外看。高楼越来越稀少,建筑越来越落后,她的心情越来越诡异。

  大巴摇摇晃晃到达昭县时,已是夜里两点多。

  下了车,她第一时间找了个垃圾桶,吐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这两天她基本没怎么吃东西,胃是空的,刚一抬头,垃圾桶四周扎堆的苍蝇让她没忍住又干呕了两下。

  她把杯子拿出来漱口,吐完水,手背抹了把嘴,看着眼前荒凉的景。

  她没见过这么寒酸的车站,又小又破,汽车站三个字牌立在黑夜里,萧条而老旧。路灯有气无力的散发出暗兮兮的黄光,出口处停的三轮车比汽车多。

  三轮是那种后边带框的,没看错的话,这似乎是这附近唯一可以载客的代步工具,因为夏藤看见有几个人轻车熟路的拎着箱子跨进那个框里,然后开始和车夫讨价还价。

  夏藤想象了一下自己抱着行李箱坐在三轮上的场景,光想想就已经快窒息了。

  她打开手机,习惯X_ing的点叫车,界面半天都刷新不出来,最后弹出来一个让她检查网络设置的提醒。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