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小国师(下)全文阅读

小国师(下)

时间:2020-07-31 16:12 作者:鲸久 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宫斗 复仇虐渣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60章 60 林璟笑不出来了。他缓缓道:十六殿下, 有些话不能乱讲的。我是林家人, 父亲母亲又对我恩重如山,你这样说岂不是陷我于不忠不孝之地? 定安不以为意, 她移开眼, 慢条斯理道:林公子自己说这样的话倒也不怕一语成谶。你既然都同我皇姐做得成买卖,又
第60章 60
  林璟笑不出来了。他缓缓道:“十六殿下, 有些话不能乱讲的。我是林家人, 父亲母亲又对我恩重如山,你这样说岂不是陷我于不忠不孝之地?”
  定安不以为意, 她移开眼, 慢条斯理道:“林公子自己说这样的话倒也不怕一语成谶。你既然都同我皇姐做得成买卖,又何必害怕同我承认这些。”
  林璟闻言面色大变, 一瞬间甚至隐有杀意浮现,不过转瞬就被按捺住了。他唇边噙起似是而非的笑,眼中却是晦暗:“……帝姬如何知道这些?”
  定安微抬了下眉毛, 笑意间带了倨傲和得逞的幸灾乐祸:“我不过是猜的,现在看公子的反应,可不就真的知道了。”
  林璟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被这小姑娘骗了。他皱起眉, 一时无言。
  定安终于套出了他的话,主动权到了自己这一边。她轻笑着, 不紧不慢道:“我原先只以为你同我皇姐有私, 可我皇姐那样的人, 说到底不大会为儿女私情所困, 所以我才有了这么个猜测。还得多谢林公子替我证实了。”
  林璟铁青着脸, 无话可说。
  “公子说自己是林家人,所以不可能打林家的主意。可若是公子身后靠着的人是我的八皇兄, 就另当别论了。”说着定安稍稍一停, 觑向林璟,“你替他们扳倒了林家,九皇兄没了依仗, 他日储君之位可不是毫无悬念。等到新皇继位,林公子才真真是仕途坦荡,未来可期。”
  林璟微微眯了下眼,心气稍平些,对她的嘲讽视若无睹,只问:“那帝姬要的又是什么?”
  将来无论是九皇子登基还是八皇子登基,十六帝姬身居后宫,又不是两方的人,同她总没有太大关系。现在她专程同她提了,不可能没有旁的图谋。
  定安不想把实情说出来,只是冷哼一声:“你放心,若我有意帮着林家,也就不会同你说这些了。我想要的,和林公子想要的没什么不同。”
  林璟一愣。定安一字一句替他挑明了心思:“我想要林家倒台,林公子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林璟望着她,带了几分探究:“我竟不知殿下这样痛恨林家。”
  定安语气凉凉的:“是林家先把心思动到
  了我身上,当时公子若是慢了一步,我现在怕早是尸骨无存了。”
  林璟稍有点尴尬。这件事虽然是林咸他们主谋,具体实施的却是他,推诿不得。
  “你不必担心,冤有头债有主,我再怎么样也不会怪到你身上去。”定安慢悠悠道,“况且我与林家有就旧怨,我小时无依无靠,静妃娘娘和清嘉姐姐可没少折辱我。”
  林璟勉强信了她的说辞。他沉吟片刻,问道:“帝姬想要怎么做?”
  定安打量他一眼,确信他有几分诚意后,才将自己的想法大致告诉了他。
  林璟听罢皱起眉来,未置可否。定安见状笑道:“你觉得太过冒险?”
  林璟道:“这举动未免太过了点,我怕帝姬胃口太大,到头来什么都得不着。”
  定安不理会他的挖苦,笑道:“岂会。若是从前我定然不敢这么说的,但近年来父皇对林家也不是一味的倚重,早是扶植起青云轩代为周转,不再离不开你们林家。你总是这样暗地里使绊子,猴年马月才能有真正的见效,若在这之前你不轨之心被林家旁的人觉察了去,倒是更不妙。索性闹大些,孰是孰非的,放手一搏好了。”
  林璟看着定安,迟迟没有答复。定安漫不经心摸着墙上仕女图的画卷边沿:“你要是不放心我,我可以用我的婚事做担保。林家不是当我半个免死金牌吗?公子娶了我,一条线上的蚂蚱,来年若有万一,还有我保着你不是。”
  她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饶是林璟也不得不佩服起眼前这个小姑娘来。她年纪算不上大,所思所想却远胜常人。
  林璟不以为然,笑道:“帝姬为了林家,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顾不得了?何至于此。”
  定安断然不会同他说真话,只是道:“就算不为了林家,嫁给公子也没什么不好,你我不讲什么情分,且公子又有把柄在我手上,上不用侍奉公婆,下不必担心所爱之人移情别恋,舒舒坦坦活着,岂不是比嫁去别处如意百倍?”
  林璟听了这话对她更感好奇:“帝姬年岁不大,考虑得倒周全。”
  定安冷笑:“没办法,处在宫中,父皇一开始并不喜我,我又自幼失了母妃,只好事事替自己考量,当然不能
  像清嘉熙宁那样安安稳稳的就高枕无忧了。”
  林璟对她的话愈加是信服了七八分,当下觉着这倒不失为一条出路。有这么个聪慧的人肯帮着筹谋,总不是件坏事。
  林璟的心思千回百转,定安瞥他一眼:“公子考虑得如何了?”
  “殿下的话句句在理,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白。”
  “何事?”
  林璟看向她,不怀好意地笑起来:“殿下既成全了我,难道不会觉得愧对林祁吗?”
  定安愣了一下。林祁确实是她独独过不去的一道坎。先不说自小一同长大的情分在,单是那样一个人,要定安害他,也是断断下不去手的。
  定安冷淡地撇开眼:“该叮嘱他的话我已经叮嘱过了,仁至义尽。怪就怪他生在了那样一户人家好了。”
  她这话说得未免无情,林璟却看得出她十有八.九是逞强罢了,心下更多了些成算。事情议定后,林璟先告辞离去,至于所图谋的细节之处等她回宫再商量。
  定安待在花厅中,直见着林璟的背影消失在游廊拐角处才松了口气。其实她远不如表面上来得那么镇定,毕竟林璟这样的人,稍有不慎则是玉石俱焚。
  定安一个人静静待着,缓过神来才准备回长秋殿。绿芜在外面候着,定安见她神色不对劲,问道:“你怎么了?”
  绿芜咬了下唇,摇了摇头,不敢多言。
  等回了长秋殿,看到在书房里的人,定安才是反应过来。她脚步慢了一慢,声音冷下去,有点受伤:“是你去给他通风报信的?”
  绿芜垂着头,苦兮兮的:“奴婢也不想……只是行宫到处是公子的人手,如何能瞒过去。”
  定安暗叹一声。她也知道这事怪不了绿芜。永平帝一走,行宫上下全都是谢司白的人,哪怕他现下在这里称王称帝都不见得有人敢弹劾上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