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小国师(上)全文阅读

小国师(上)

时间:2020-07-31 16:13 作者:鲸久 标签: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宫斗 复仇虐渣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一: 她母妃临死前对她说:后院藏着些银两,是我昔时的陪嫁。这宫里认的不过两样东西,一是权,二是钱。陈家倒台,这么多年来我荒废在这深宫中,已无心活下去。你不同,你还有以后。这些钱你拿着,去找谢司白,怎么打点人,怎么买通消息,你一一学来。
 文案一:
  她母妃临死前对她说:“后院藏着些银两,是我昔时的陪嫁。这宫里认的不过两样东西,一是权,二是钱。陈家倒台,这么多年来我荒废在这深宫中,已无心活下去。你不同,你还有以后。这些钱你拿着,去找谢司白,怎么打点人,怎么买通消息,你一一学来。”
  定安记下。

  文案二:
  初次见面,谢司白笑意清浅,一派的温润如玉:“你若承情,日后做我的弟子,以先生称我,我护你在宫中周全,你可愿意?”
  定安懵然无知,点头同意了。
  很多年后定安听人说:
  “谢司白这个人,不在意的时候是真的不在意,一旦上心,凡他所有,锱铢必较。”

  国师×小帝姬
  又名《帝姬养成记》
  懦弱小帝姬步步黑化,后期大杀四方的明艳美人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司白,定安 ┃ 配角: ┃ 其它:暂无
  一句话简介:懦弱小帝姬步步黑化
  立意:多行不义必自毙


第1章 01
  作者有话要说:
  时隔一年没见,回来填文,日更,更新时间中午十二点~
  1.这个文大背景承袭上一篇《贵女》,是贵女很久很久以后的故事,情节上没有关联。
  2.不严谨,极其不严谨,杂七杂八的礼制引用,没有必要考究
  3.架空设定,比如女子亦可上学堂出门见外男之类的,不强调所谓的男女大防,不喜误入
  最后~看文愉快~
  早过了夜禁的时辰,阖宫上下,只有含章殿灯火通明。香尘跪在鸾帐前,殿中静的只能依稀听得到灯芯火花哔剥的声音。火光燃着,忽的熄灭,香尘没由来的心一惊。她抬头往鸾帐看去,从中伸出一只素白的玉手,招她过来。
  香尘眼眶微湿。她压下这股子酸涩,走上前去。
  “娘娘。”
  病中的陈妃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好颜色,近来更是严重得进不了食,骨瘦如柴,形容可怖。
  “几时了?”她问。
  “将子时。”香尘答她。
  陈妃半阖着眼:“定安呢?”
  “奴婢让帝姬回去先歇着了。”香尘每说一个字,都觉得多一份重担压在心头。陈妃自陈家倒台后就大病不起,拖了这么三四年,任凭谁也知道,她这副身子早已是强弩之末,再也拖不下去了。
  “替我叫她来。”陈妃有气无力,“我还有些话要叮嘱她。”
  香尘应了是,让身边的宫人去将小帝姬请来。
  没多久,宫人挑着宫灯,将披着斗篷的定安带来。陈妃眠于病榻,勉强睁开眼。
  将九岁的定安朝着她跑来,睡眼惺忪的模样,没有旁人脸上的愁苦。
  “娘亲。”定安跑到她床榻边。
  “嘘。”陈妃看着她,“叫我什么?”
  定安这才回神,规规矩矩改口“母妃”。
  陈妃让她到自己身边。
  “让她们退出去吧。”这一句是对香尘说的。
  香尘会意,打发殿里其他人去外面候着。她行礼也准备退下,陈妃叫住她:“你留着就是。”
  等只剩下她们三个,陈妃让香尘将自己扶着坐起来。她抬手摸了摸定安迷茫疑惑的小脸,早已平波无澜的心忽生悲戚。
  她的定安还太小,小到远不理解
  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定安。”她轻咳几声,“我时日不多了,不管你能不能懂,娘亲与你说的话,你要一字一句记在心里,可好?”
  定安眨眨眼睛,看了眼旁边的香尘姑姑,不明白那句“时日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
  “后院藏着些银两,是我昔时的陪嫁。我早知有今日,所以分文未动。这宫里,说白了认的不过两样东西,一是权,二是钱。”陈妃已经很少一气说这么多话,她微咳两声,香尘取来青瓷盏给她,却被推开。
  定安懵懵懂懂,但也心感不好。她软软唤了声“娘亲”,陈妃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看着她的眸中满是温柔。
  “陈家倒台,这么多年来我荒废在这深宫中,已无心活下去。”陈妃抚摸着定安的脸颊,隐有眷恋,“可你不同,你还有以后。这些钱你拿着,去找谢司白。”
  “谢司白?”定安重复着这个拗口的人名。
  “青云轩谢司白。”陈妃道,“我于他有旧恩,他自会帮你。怎么打点人,怎么买通消息,你与他一一学来。”
  这些话里十有□□定安都听不明白,但强烈的不安铺天盖地压制在心头,连喘气都觉着沉闷不堪。
  她望着陈妃:“娘亲?”
  那番话早已耗尽陈妃为数不多的气力。她还想说什么,却是咳嗽起来。香尘忙扶着她躺下,陈妃握着定安的小手,用了下力,最后还是松开了。
  “你回去吧。”陈妃道,“明早还要去国礼院上课,免得睡迟了误了时辰。”
  定安怔怔的:“明天是除夕,不用上课。”
  陈妃愣了下,旋即笑起来。她的视线移到头顶的鸾帐:“已是除夕了吗?”
  这句话不知是对谁讲的。
  陈妃让香尘将定安送回去。香尘替定安披好了斗篷,茜红色羽纱面白毛里子。定安长得有七八分像少时的陈妃,穿戴齐整衬得唇红齿白,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帝姬,走吧。”
  定安被香尘领着去。她时不时回头张望,鸾帐已然放下,再看不见任何人。
  香尘眼中隐有泪光,她强忍着复杂心绪,将小殿下带去偏殿安置。
  要走时定安抓住她的手:“香尘姑姑。”
  香尘叮嘱她
  :“帝姬要记牢了娘娘和您说过的话。”
  定安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惴惴难安:“娘亲她怎么了?”
  陈妃一直在病中,定安早是习以为常,于她来说“母妃病重”这四个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左不过几天见不着而已。她理解不了什么是“不好了”,也理解不了什么叫“天人永隔”。
  香尘沉默片刻,只是温声道:“殿下早点歇着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