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太子打脸日常(上)全文阅读

太子打脸日常(上)

时间:2020-08-01 12:54 作者:桃花露 标签: 爽文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江沼从小就喜欢太子陈温,为了他将自己活成了绿茶,终于在触碰到陈温的底限,伤害了他的心尖尖表妹之后,被陈温一怒之下退了婚。 所有人都以为江沼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三日后江沼却推开门,彻底放下了。 捂不热的冷玉,她决定不捂了。 ************* 太子陈温
江沼从小就喜欢太子陈温,为了他将自己活成了绿茶,终于在触碰到陈温的底限,伤害了他的心尖尖表妹之后,被陈温一怒之下退了婚。
  所有人都以为江沼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三日后江沼却推开门,彻底放下了。
  捂不热的冷玉,她决定不捂了。
  *************
  太子陈温一时嘴爽退了婚,以为自己并不会在意。
  然而......
  陈温:“那马背上的姑娘是谁?”
  属下:“宰相府的四姑娘。”
  陈温觉得刺眼。
  陈温:“瑞王身边的那位姑娘是谁?”
  属下:“殿下的前未婚妻,江沼姑娘。”
  陈温有些烦躁。
  炎炎夏日,她向他走来,脸上挂着灿烂迷人的笑容,陈温鬼使神差地上前,却见她目光淡淡地从他脸上略过,走向了他身后的瑞王,陈温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沼/陈温 ┃ 配角:《深宫争宠》求收藏 ┃ 其它:追妻火葬场
  一句话简介:她越来越好看了,孤该怎么办
  立意:历经磨练,依然相信有爱。


第1章
  深冬腊月里的飞雪,刮在人脸上,寒凉透过皮层,直往人骨头缝里钻。
  江沼从后山回来时,身上还滴着雪水,湿漉漉的发丝贴着鬓边,脸色冻得发青,掌心蹭破,血迹糊了一身。
  素云差点吓晕了过去,颤声问她,“咱不是说好了,去殿下那里讨一副药回来吗?”
  江沼的长睫上沾着几片雪花,
  轻轻颤了颤,却没答。
  只将手里的草药递给了素云。
  屋里的一豆灯火燃在床头,江焕的烧还未退。
  江沼催着素云去煎药,自个儿去换衣裳,然而素云离开后,江沼却不想动,煨在江焕床前的火盆边上,暖和起了身子。
  湿哒哒的衣衫紧裹在身上,
  江沼也没感觉到冷。
  冻得麻木了。
  香炉里的沉香燃尽,火盆里的碳灰也所剩无几。
  大雪封山已有五日,
  万寿观里的物资愈发紧缺。
  昨儿要不是林家表姑娘也染了风寒,抢了道观里的最后一剂风寒药,她也不至于去爬一趟后山,在冰天雪地里去寻药。
  适才素云口中的殿下,是当今太子陈温。
  今日之前,还是她的未婚夫。
  也是她真心喜欢的人。
  素云问她为何没去找他讨一剂药回来。
  她没告诉她,她去了。
  ——但他没给。
  喉咙口突然割的生疼,江沼仰起头,眨了眨微红的眼睛,将那里头快要溢出来的水雾,又生生地倒了回去。
  她虽不怪他,
  但她还是会心疼。
  去讨药之前,她曾宽慰素云,“就算婚事不成,以江家的关系,殿下总也不至于为难人。”
  她怀着希望去。
  站在陈温的门前,先禀明了来意。
  谁知一向对她态度和蔼的嬷嬷,突然就换了一张脸,“江姑娘就别来了,莫说殿下觉得烦,就是咱们这些下人,这两年也看烦了。”
  嬷嬷说这话的时候,林家表姑娘的丫鬟刚好也在门前守着,瞧见江沼,眼尾一挑说道,“江姑娘不是懂医吗,想要药材,去山上采就是。”
  江沼立在雪地里,
  犹如跳梁小丑。
  飞雪贴在她眼睛下,迷了她的眼,江沼偏头往里屋瞧了瞧,道观不比皇宫宽阔,她这番站在外头说话,里头的人定也能听得到。
  江沼立了一会,
  里头的人并没有动静。
  才转身往回走。
  背后嬷嬷的议论声再次传进了她的耳朵。
  “以往见到殿下,都是她自个儿不对,不是头晕就是乏力,今日倒是换成二少爷,江家这回八成会跑去皇后娘娘跟前哭。”
  霎时,江沼的手脚就跟那冰天雪地一样,只余一片冰凉。
  江沼才知。
  从始至终,喜欢她的只有皇后娘娘。
  陈温,包括他身边人,
  都讨厌她。
  退婚后,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味,她对他耍的那些心机,往儿个人人都称赞撮合,如今就成了她死缠烂打的谎言。
  此时她就如遭了狼的羊,最终被啃的骨头都不剩。
  江沼后悔了。
  若是自个儿能一早知道他厌恶她,她也不会傻乎乎地去对他解释,说她被林家姑娘摔碎的那根簪子,很贵重。
  因此她才甩了林姑娘一巴掌。
  “再贵重,能让你动手打人?”今儿她和林姑娘的事情闹到了陈温跟前,珠帘后陈温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语速温吞,不喜不怒,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剜了她心。
  她记得很清楚,当初他分明不是这样说的。
  七岁那年,她被人欺负,嘲笑她是没爹没娘的娃,更是拔了她头上的发簪戏耍她。
  是陈温帮她将簪子夺了过来。
  他告诉她,“别怕,旁人若是欺负你,你只需狠一回,给对方致命一招,下回他必不敢再欺负你。”
  她照着他当初说的做了,他却又来说她做的不对。
  江沼一时僵着没动。
  林姑娘却很下得了脸,走到她跟前,先对她屈膝道了歉,“殿下可莫要责怪姐姐,这事原本就是妹妹不对。”
  江沼实属见不得林姑娘的虚情假意,更不想让她挡了自己的视线,江沼伸手将她推开,隐约看到了里头的陈温抬起了头。
  然而还没瞧个真切,林姑娘就跌在了自己跟前。
  林姑娘“嘶”了一声,摊开手掌,掌心被蹭破了皮。
  江沼傻愣地看着林姑娘跪在地上低声地哭泣。
  珠帘内陈温的声音顿时带了冷意,质问她,“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江沼蒙了一肚子的冤屈。
  捏紧了拳头,耳边只有自个儿的心跳声,艰难地呼出一口气后,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他,“那簪子......”
  “倒是孤同你的婚事,惯着你了。”陈温说完,连屋里的林姑娘都忘了哭,一屋子的人屏了呼吸。
  陈温也没让人失望,说的话惊了所有人。
  陈温说,“既如此,这婚约可不作数。”
  眼前的一排珠帘挡着,江沼原本就瞧不真切那张脸,后来眼眶里溢满了水雾,更瞧不清他的神色。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