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吾夫甚美(中)全文阅读

吾夫甚美(中)

时间:2020-08-01 14:15 作者:雨师螺 标签: 爽文 甜文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60章 你狠 我也不知, 我自始至终就没有收到她传出来的半分消息。 苏润允抿了抿干涩的唇瓣,眼神晦涩难辨,见苏满娘担忧, 他也没有隐瞒,直接将最近发生的事与她大致说了说。 被冯家上门退亲后,苏润允原是想让之前认识的冯府中人帮忙带个话儿,询问一下冯欣
第60章 你狠
  “我也不知, 我自始至终就没有收到她传出来的半分消息。”
  苏润允抿了抿干涩的唇瓣,眼神晦涩难辨,见苏满娘担忧, 他也没有隐瞒,直接将最近发生的事与她大致说了说。
  被冯家上门退亲后,苏润允原是想让之前认识的冯府中人帮忙带个话儿,询问一下冯欣玉那边的态度,再决定自己接下来的行事。
  没想到他一等二等,没有等到冯府那边的回答。
  就在他已经几乎要放弃, 认定这门亲事冯欣玉也是想退的时候,却听到那边传回来的消息。
  对方说冯家大小姐上午抹了脖子, 血流了一地,眼见着就要活不成了。
  还说府中已经被冯夫人给戒严起来,不让人往外走漏任何消息,短期内暂时不要联系。
  苏润允听到消息时,脑袋都要炸了。
  那一刻他根本想不到太多,如果不是二弟通知陈叔驾来马车送他, 他都可能要用双腿跑来黎府。
  苏满娘也没有想到两家明明是要结亲, 欢欢喜喜一件喜事, 最终却会发展成这个结局。
  她抬眼见到苏润允唇色发干,眼底满是焦躁和疲惫, 忙从彩霞端着的托盘中, 将那碗银耳莲子羹端过, 柔声劝哄:“你现在再担心也无济于事, 咱们只能等着冯府那边的消息。你快喝些,先润润喉。”
  苏润允实在无甚胃口,想要推辞,但想想他现在形容确实狼狈,回去之后苏母见到不免又是一阵担心询问,抬手接过碗盏,真诚道:“多谢大姐姐。”
  见大弟乖巧地将碗接过,苏满娘心中也跟着密密麻麻的疼:“大弟你要相信,吉人自有天相,指不定冯家大姑娘这次之后,不仅能大难不死,还能遇难成祥呢。”
  苏润允心思烦乱地用瓷勺连喝了数口,之后又嫌慢,干脆端起碗来,三两口给喝了个干净。
  苏满娘松开眉宇,将碗回身放入托盘,见他神色疲惫,赶紧道:“你快回吧,冯家那边,我也给你看着,一有消息就让人回去和你说。”
  苏润允连忙点头,“大姐姐你也别太担心,今日这事,我担心冯姑娘是一方面,担心家里也是一方面。我怕冯姑娘万一出了事,到时冯家倒打一耙,说是因为苏家不愿意退亲他家姑娘才抹的脖子,那娘该……哎。”
  苏满娘也想到了这一点,她皱了皱眉:“你回去也多宽慰一下母亲,现在问题是急也没办法,治病救人这种事,咱们根本帮不上忙。”
  姐弟俩旁若无人的谈论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苏润允察觉到天色不早,才转身与身后的黎锐卿拱手行礼:“今日多谢姐夫,天色已晚,允先告辞。”
  站在书房门口半晌没动的黎锐卿弯眉颔首,“你也好好休息,墨砚,帮忙送苏大公子离府。”
  “是,苏大公子这边请。”
  苏满娘是从大弟回身向黎锐卿道别时,才恍然注意到从一开始就站在书房门口的黎锐卿。
  她回头看了眼已经渐行渐远的苏润允背影,又抬眼看了看一身赭红长袍、艳色无双的黎锐卿,唇瓣微抿,努力镇定浅笑:“夫君。”
  黎锐卿气势和雅,唇畔上扬。
  他目光轻轻滑过六巧托盘中空空如也的汤碗,敛眉轻笑:“来给我送莲子羹?”
  苏满娘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虽只有一瞬,还是让黎锐卿敏锐地察觉到。
  这也印证了他之前的判断:她刚才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
  如此想着,黎锐卿眼底的神色又深邃了稍许。
  苏满娘却并未发觉他那点细微的不同,她迅速在心中判断了番当前的局势后,再开口,直接选择了温言坦诚:“不过是寻了个由头出来,与大弟见上一面罢了,夫君可会生气?”
  黎锐卿垂下眼帘仔细品了品,声音还是温凉轻软,只是却没了方才面对苏润允时,充盈于其中的暖融情感。
  “所以,我便是那个由头?!”
  苏满娘眼睛闪了闪,声音愈发轻柔和缓:“就是一时情急。如果夫君渴了,妾身马上让人再送来一碗。”
  黎锐卿静静地看着眼前努力向他散发出求饶讯息的女子,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幽光,而后弯起唇角,向她点了点头。
  “那你可要快一些。”
  苏满娘松出一口气,连忙开口:“是,夫君,妾身马上就回去安排。”
  说罢,她盈盈与他福了一礼,带着身后的婢女转身离开。
  之后不久,彩霞就又来了趟外书房。
  她从进入外书房区域开始,就很遵守黎府家规,从头至尾低垂着脑袋,不敢看黎锐卿一眼。
  将冰镇过的银耳莲子羹托盘递给墨砚,又向着上首位置福了福身,彩霞就准备告退。
  却不想就在她转身离开之际,黎锐卿突然出言将她叫住,清声询问:“夫人可有说什么?”
  彩霞可疑地默了默,夫人娘家发生了如此糟心的事情,心里正乱着呢,哪里还有心情说什么。
  但如今老爷如此询问……
  她抿了抿唇,急中生智:“夫人说,让您慢用。”
  黎锐卿淡淡瞥她一眼,嗤笑一声,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
  彩霞心下惴惴,眼角余光看到旁边的墨砚在向自己摆手,忙松出一口气,再次匆匆行了一礼,快步离开。
  黎锐卿敛眉,用汤匙在碗里慢慢地翻搅着,半晌,舀出一勺放入口中。
  苦的。
  他又在碗里翻搅了一番,翻出几枚莲子,将之咬破,果真在其中发现了苦得涩人的翠绿莲子芯。
  “果真是苦的。”
  这么苦的东西,也不知道方才苏润允是怎么一口气将它们都喝下去的。
  这样想着,他端起碗盏,将莲子羹三两口喝了个干净。
  只觉得这夏日间用来降火的莲子羹,比起苏满娘让他喝的那些红色甜汤可差远了。
  黎锐卿砸吧了两下嘴巴,又喝了两口清茶,顺了下口中的苦味儿,思及方才苏满娘对待苏润允的关切态度,莫名感觉有些碍眼。
  苏润允嘴唇干裂了一点,就那般着急。
  他后背受了伤,却只让他趴着,不能弄脏月事被。
  最重要的是,他都已经离开府内七天,刚刚回来,她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关注他一眼,怎么做人夫人的?!
  嗤!
  稍晚间,等黎锐卿回到听涛苑时,听涛苑的饭菜也刚刚摆好。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