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公主豪横(下)全文阅读

公主豪横(下)

时间:2020-09-12 13:25 作者:长缨止戈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39章 中心是亭亭的莲花娇艳欲滴, 四周则是道道吟诗作赋的声音,与这美景相衬,倒是格外相得益彰。 谢令从懒懒地坐在一旁, 随意扫了已然沉浸在众人诗词中, 时而面露满意赞赏,时而摇摇头颇有叹息之意的何锦意, 颇有些无奈。 这位何姑娘, 当真是不负时人对她
第39章
  中心是亭亭的莲花娇艳欲滴, 四周则是道道吟诗作赋的声音,与这美景相衬,倒是格外相得益彰。
  谢令从懒懒地坐在一旁, 随意扫了已然沉浸在众人诗词中, 时而面露满意赞赏,时而摇摇头颇有叹息之意的何锦意, 颇有些无奈。
  这位何姑娘, 当真是不负时人对她才女的称呼。
  那何锦意也察觉到自己似乎太过入迷一时疏忽了谢令从,忙转过头,面色微红的看着她,不好意思道:“臣女一时情迷……”
  谢令从制止了她的话, 温和道:“难得能碰到此等情景,何姑娘自便便是,不必在意本宫。”左右她要是真有什么话想说, 自会主动说的,她也不必着急。
  何锦意纠结了片刻,还是放不下这难得的同龄人一起交流诗词的场合,只冲她笑了笑, 又转而聚精会神地听那些姑娘公子吟的诗词。
  少年声音清越嘹亮, 少女声音婉转轻吟, 不听内容, 光是这声音,与周围的山水, 还是极搭的。
  她一手托着下巴, 一边抿着入口醇香的茶,又听着周围虫鸣鸟叫之声,只觉得难得能有这般轻松的时刻。
  魏家这一处宅院当真不错, 难怪当年有那么多人出那么高的价钱也想把它买下来,谢令从此时都有些心动。
  周边的少年少女兴致正盛,你一句我一句,玩得好不热闹,就连她身边何锦意,也坐不住赋了一首诗,赢得四周的人的赞叹。
  谢令从站在一旁,并没有参与进去的打算。她贵为皇家公主,琴棋书画之类的自然是学过的,不说多出挑,也不至于出丑便是。
  一首又一首诗在四处传开,一旁负责记录的小厮忙得手忙脚乱,额头上都隐隐浸出了汗。
  正在此时,一开始提议玩游戏的那人又开了口:“在下听闻谢世子文采斐然,在朔北一带也算是独领风骚,深受当世大儒夸赞。只是世子来京这么长时间,在下竟是从未见识过世子的文采,着实是有些遗憾。”他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不知此时在下是否有荣幸能听世子赋诗一首?”
  周围瞬间一片寂静,原本喧闹的的莲池也都安静了下来,只那池中央的船夫还在慢悠悠地划着独木舟,淡定如初。
  谢令从一愣,有些诧异的顺着众人的目光往另一处清静的地方望去,就见那木桌旁坐着两个青年男人,一个一袭靛蓝长袍,正是魏世子魏亦清;另一个淡青长袍,显得人如劲竹的,不正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魏北王世子谢玄稷?
  谢令从凤眸微眯,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他。但仔细想想也说得过去,魏北王世子才名远播,即使人在朔北,京城也经常能听到他的文名;而魏世子虽说向来低调,但其所著的《论万民疏》曾经也是得到过皇帝的表扬的,才子之名在整个大启都算是颇为广传。
  这二人要说因为文人间的惺惺相惜凑在一起倒也不足为奇,可谢令从一看见他就忍不住想到当初在敬安大长公主府上三皇子谢令怀跟他在一起说话的场景,拿的借口也是以文会友,可最后三皇子怎么样了?
  造反了,还是这位世子亲自去告发的。是以,谢令从一见着他,就感觉没什么好事。
  远处的青年极为敏感的察觉到谢令从的视线,扭头一看,眼神幽深,只是在看清她的一刹那瞬间消散没影,一派清澈。他冲她一笑,一双惑人的狐狸眼带着诱惑人心的光泽。
  谢令从握着茶盏的手微微紧了紧,冲他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在下认为谭兄说得没错,此等机会的确是难得,不知世子能否给我们个机会,拜读一下大作?”另一男子的声音打破场面的寂静,谢令从转头一看,就见一手持折扇的男子正微笑伫立,手中的扇子时有时无的扇了扇,一派温和之色。
  只如今这场面,却是不那么温和。
  谢令从垂下眼帘,这是在赶鸭子上架啊。魏北王世子若是不应,那他才名就会被人怀疑,若再经流传出去,恐怕还会有人说他的名声都是假的,都是朔北王一手营造出来的。甚至再杀人诛心一些,估计还会有人说这朔北地界果然是朔北王一手遮天,随随便便都能捧出来一个文曲星下凡的人物,还能让当世大儒为他说话,可见朔北王的实力有多大。到时候若是再穿到皇帝的耳中,谢令从毫不怀疑,以她父皇对朔北王的怀疑态度,就算是假的,也会把它当成真的。
  就算谢玄稷真的做出了一首诗,可若非当真是惊才绝艳,怕是很难让在座的诸位心悦诚服,毕竟,京城年轻一代的拔尖者,几乎都汇聚在此处了。
  可作出一首惊才绝艳的诗哪有那么容易,少不得需要时间琢磨、润色。从提议玩游戏到现在也不过两刻钟的功夫,若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一首令在座的所有人都心悦诚服的诗来,绝非是一件易事。
  便观在座的诸位所作的诗,虽然也有不错的,但却到底没有什么惊艳的,倒也不是说他们的水平不足,实在是现在不过是一场游戏,他们没必要把自己看家本事使出来,只要保证不出丑,便够了。
  谢令从悠悠的品着茗,眸中是显而易见的看好戏的神色。
  不管那两个人说出这番话只是一时无心还是受人指使,眼下这番情景,她倒是要看看,这位世子爷要如何应付了。
  果然,便见那谢玄稷施施然起身,面带温和的笑意,向着四周拱了拱手:“承蒙各位盛赞,玄稷不过空读了一些诗书,作了一些文章,远远称不上文采斐然,独领风骚。”
  周围人脸色一暗,明显有些失望,唯独那两人眸光一亮,神色隐隐间带着兴奋,那人咳了咳,又道:“世子当真是太过谦虚,若世子的水平都只能说是空读,那我等岂不是……”他欲言又止,折扇一摇,满面惭愧。
  另一个人也搭腔应和,这两人一来一往间,也足以让周围的人意识到一些不对劲,相识的人纷纷面面相觑,有些莫名其妙,只是却也期待着谢玄稷会作何反应。
  谢玄稷面上依然挂着得体的笑,对上那两人有些洋洋得意的目光,垂首没说什么。就在那两人以为谢玄稷不过是真的徒有虚名之时,却见他旁边的魏亦清忽然站了起来。
  要说芝兰玉树这个词配谁最合适,那毫无疑问的自然就是这位魏家世子了,尽管他这些年鲜少在外人面前出现,一些宴会也甚少参加,但其的名声,却比那些苦心经营者的要好了千倍百倍不止。就见他慢慢起身,清华隽雅的面容上带着三分无奈的笑意,他冲着四周拱拱手,声音舒缓淡然,令人不由消去心中的烦闷,只听他道:
  “薛公子方才说的是,若谢兄的文采都只能说是空读,那我等,真是白读了这么多年书了。”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众人惊异的视线中从桌案上拿起一张站着墨迹的宣纸,而后就这那宣纸上的字,慢慢读了起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