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公主豪横(上)全文阅读

公主豪横(上)

时间:2020-09-12 13:27 作者:长缨止戈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本文文案: #男主追妻火葬场追不到# #男二是正宫# 大启嫡长公主自出生起便受尽万般宠爱,又有自小相伴的青梅竹马,碧玉之年便想风光嫁给心爱之人,无奈歹人作祟,坏她名声,不得已嫁去了长宁侯府。 长宁侯设计迎娶了皇帝最宠爱的大公主,本是为了能更快地在朝
本文文案:
  #男主追妻火葬场追不到# #男二是正宫#
  大启嫡长公主自出生起便受尽万般宠爱,又有自小相伴的青梅竹马,碧玉之年便想风光嫁给心爱之人,无奈歹人作祟,坏她名声,不得已嫁去了长宁侯府。
  长宁侯设计迎娶了皇帝最宠爱的大公主,本是为了能更快地在朝廷立足,位极人臣,却不想是娶回了一位祖宗。
  婚后,大公主在府里无法无天,闹得鸡犬不宁,长宁侯阴沉着脸,刚想教训一下这位不知所谓的公主一番,就见她一巴掌扇过来,冷哼道:
  “你且记着,是你向父皇求娶的本宫,那么本宫不论做什么,你都得受着!”
  “当今皇上是本宫的父亲,当今太子是本宫的弟弟,打你一巴掌,你又能如何?”
  *
  起初,
  长宁侯以为大公主是他的掌中之物,哄哄就能让她死心塌地,也乐意跟祖宗似的捧着她供着她,可谁曾想公主美则美矣,心却硬得跟石头一样,怎么撩都撩不动。
  后来,
  长宁侯动了情,上了心,却恍惚地看着公主在青梅竹马面前婉约柔媚、含情脉脉的模样,丝毫不复之前嚣张跋扈之态。
  才知公主并非无心,只是早已有情。
  #一个渣渣自以为深情的追妻火葬场却追不到的故事。#
  Ps:1、男主、男二是按照戏份多少来划分的,即男女主非cp,男二才是正宫。
  2、男主不是什么好东西,娶女主只是为了权势(后期会有追妻火葬场的情节,但女主不答应!)
  3、不虐女主!不虐女主!作者亲妈,女主会从头豪横到尾的,不用担心!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令从 ┃ 配角:萧琞、今晨 ┃ 其它:长缨止戈
  一句话简介:本宫就是豪横!
  立意:幸福生活要通过努力奋斗得到!


第1章
  寻常人家备受宠爱的女儿出嫁,都是恨不得把自家能拿出来的东西都备上,好让新娘子红妆十里,脸上有光,也不至于以后被人看不起,在婆家也能挺直腰杆,不用受制于人。
  普通人家尚且如此,更别说是皇帝嫁女了。
  尤其出嫁的对象还是皇帝最为宠爱的大公主。
  京城最中央的朱雀大街上,喜庆而喧闹的唢呐声久久不散,长长的送亲队伍踏着鞭炮的轰鸣声缓缓涌上大街,前面的已经进了长宁侯府,后面的还未从宫门出来。
  都说婚仪十里红妆,如今这场面,就连百里恐怕都有了。
  送亲队伍皆是一袭红衣,一路上吹吹打打,锣鼓喧天。整个大街上,都是一副沸反盈天之景,鞭炮声、锣鼓声、百姓嘈杂的议论声融合在一起,构筑了京城里多少年未曾见过的热闹场景。
  当今圣上嫁女,不仅要求与民同乐,还在京城内开放了好些个食铺酒铺,专供那些穷苦之人共享这大喜之乐。
  大街上洋溢着的喜色也感染了四周的老百姓,百姓们伸手指指点点,满目艳羡,感叹非凡。
  “京城可是难得能出这等盛事了!”一人看着那绵延不绝的迎亲队伍,感叹道:“要我说,还是这位大公主尊贵无双啊!”
  “可不是嘛,我还记着前些年也有几位公主出嫁和亲,可她们的嫁妆加起来也未必有这位大公主一半多!”
  “哦?这是怎么说?”一人问道。
  另一人笑着答:“生在皇家本就是极大的幸运,这位公主又是从皇后娘娘肚子里出来的,是既占了嫡,又占了长,身为皇上的嫡长女——也是当今圣上第一个孩子,其所拥有的宠爱,从她的名字就可见一斑。”
  众百姓一琢磨,顿时唏嘘不已。
  谢令从!
  令下必从,皇帝给自己的女儿娶这么个名字,什么意思已无需多言。哪怕她只是一个公主,在皇帝的眼中,比起那些皇子也不差什么了。
  如此,自是与旁的公主不同。
  “还是命好啊!”一人看着那成箱成箱的嫁妆,慨叹出声:“这些宝贝,哪怕其中的一样,都够咱们奋斗一辈子的了!”
  众人纷纷附和出声,却有一年轻人手摇折扇,脸上带笑,桃花眼中却是神色莫名:
  “幸不幸运,也是因人而异啊,我倒是听说,这桩婚事啊,是长宁侯算计来的,陛下原先是不愿意的!”
  一人嗤笑,明显不信,反驳道:“不是说公主和侯爷两情相悦,还于七夕相约吗?怎么到你嘴里,又成了算计来得了?”
  那年轻人轻笑出声:“真相是怎么样的,还不是当事人一张嘴的事?”
  他看着那渐渐远去的送亲队伍,桃花眼微眯,眸色渐渐深沉……
  ……
  “长宁侯,恭喜恭喜!”
  “长宁侯尚了公主,日后可就不同寻常了,怕是要一飞冲天了!”
  “依着陛下对大公主的宠爱,又怎么可能会亏待侯爷这个女婿?”
  “哈哈哈,还是要祝长宁侯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京城里热闹非凡,长宁侯府内,更是一片热闹盈天之景,一些勋贵、高官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面对这场陛下亲自赐下的婚事都是一派祝福之色,推杯换盏间完全看不出彼此之间曾有过龃龉。
  ——哪怕这场婚事是长宁侯设计得来的,京城里稍有脸面的人家都对他的行为看不上眼,嗤之以鼻,但官场上的真情假意哪怕是混迹其中几十年的老狐狸都未必能说得清,他们只需要知道,从今往后,长宁侯,长宁侯府,都再与往日不同,便够了。
  为了未来能够获得的好处,现在豁下些颜面,又算得了什么?
  “同乐同乐,多谢大家吉言!”
  “萧某在此,先干为敬!”
  大堂中,觥筹交错间皆是一副喜洋洋之景,主人公长宁侯感念着诸位的祝福之词,素来冷冰冰的面容上也是染上了浅浅红色,尽管掺杂了些酒意,也难掩目光中的期待。
  若不是在座的众位都知道,恐怕还真要以为他对大公主情根深种了。
  而比起前厅的热闹非凡,后院中却是沉寂不已。
  大红的婚房中里里外外守了不少人,定眼一瞧,除了一些宫女嬷嬷,竟还有不少侍卫。
  婚房正中央的喜床上,一身着凤凰描金边璀璨若天边流霞般的火红嫁衣,腰环金红缀莹润东珠腰带的女子端然而坐,火红的盖头坠感极佳,将那张面孔遮得严严实实的,分毫不可见。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