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一)全文阅读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一)

时间:2019-08-10 09:26 作者:柳暗花溟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内容简介: 赵平安深深觉得,老天让她先穿越后重生,还附赠了一份神秘大礼,肯定是想让她有不同的活法。 所以上辈子腥风血雨,这一生干脆就过简(yin)单(xian)粗(jiao)暴(zha)吧。 你有病吗? 我有药

 内容简介:

  赵平安深深觉得,老天让她先穿越后重生,还附赠了一份神秘大礼,肯定是想让她有不同的活法。

    所以上辈子腥风血雨,这一生干脆就过简(yin)单(xian)粗(jiao)暴(zha)吧。

  你有病吗?

  我有药啊。

  跟本公主对着干?呵呵,那就没药了。

    朗如星月的花三郎,长腿媚眼的楼大掌柜,还有某个黝黑健美小王子,上辈子我到底嫁给谁了?啊?还有别人!难道本公主还养了面首吗?都憋理我,让我静静……

     

楔子 将军,请您放下公主

 

  赵平安一直认为死亡即永恒,陷入黑暗后,就再也不能看到这世上的任何东西。

  然而,在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呼声、马儿的嘶鸣声、隆隆的雷声中,她蓦然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轻的玄甲将军,冷峻的面容,紧皱的浓眉,寒山深雪般的眸子中有一闪而过的庆幸之色,还有微微的责怪……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微凉而灰暗的光线模糊了周遭的背景。

  可是他是谁?她却并不认识。

  阎王?神明?天兵天将?

  “长公主!长公主!殿下您没事吧!长公主!”

  哗啦啦的,周围突然围过一圈人,把本来就几乎被那将军填满的天空都遮蔽了。

  “吵死了。”赵平安只觉得脑仁儿都“突突突”地跳着疼。

  她下意识的想伸手按住额角,结果却没能动弹。

  而后她愕然发现,她正以一种暧昧的姿势倚在玄甲将军的身上。

  确切的说,整个人都被半抱在一幅宽阔的怀抱里。

  紧贴着的,是冰冷坚硬的铁甲,却奇异的似有躯体的温热慢慢透过来,甚至还能感受到那皮R_ou_之下的血液流过,心脏的跳动……

  “穆将军,请您放下平安公主。”一道端庄威严得有些超过,因而显得Y_in冷刻板、拿腔做调的女声从不远处飘过来。

  人流包围圈迅速而沉默地闪出缺口,就像被洪水冲溃的堤坝。

  被称为穆将军的年轻男人没有吭声,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同时手臂微微用力。

  赵平安只觉得他坚强的臂膀把她托了起来,不知是不是错觉,动作居然格外温柔,带着一种极珍视的小心翼翼感。

  紧接着,她的天地变幻了角度,她的双脚踩上了实实在在的地面。

  这时她的脑海虽然还是混沌一片,却终于可以看清眼前的一切:东京城的御街,宽阔整齐的青砖路,两侧繁华无尽,站在这个便于军事防御的丁字路口,往北一点就可以看到雄伟壮丽的皇城,她的家。

  正面就是宣德门,高大巍峨,大门金钉朱漆,砖石镌镂龙凤飞云之状,峻桷层榱,朱栏彩槛。门楼之上,正是皇上“与民同乐”之地。

  可现在,曾经的满目热闹已成灰烬,朱红翠绿、金粉银妆则遍为缟素。

  就连天空都是Y_in沉沉的,仿佛随时能压下来,令人透不过气来。

  是了,大江国的皇帝驾崩了!最疼爱她的哥哥死了!

  赵平安心底一片茫然,心也是麻木的,只有说不清的寒凉之意从骨头缝中涌上来,占据了她整个身心,令她手脚冰凉,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这样?

  她只不过是去西京参加花三郎每年春天都举办的诗会!

  走的时候她骑在马上,回头还能望见哥哥在宣德门上对她挥手,还有那微笑着的,朦胧的脸,何曾想到回来时连天都翻了!

  不对!有什么是不对的!

  赵平安短促的痛叫了声,使劲甩了甩沉重欲裂的头,弯下身去。

  脑海里瞬间涌出无数画面,像天雷一样,交错着、不断轰炸着她所有的意识和认知。

  这让她的记忆快速恢复,然而也千疮百孔,残缺不全。

  她活过!

  她是大江国最尊贵的公主,虽然父皇母后早逝,可她那少年即位的哥哥非常疼爱她。

  在皇兄的保护下,她无忧无虑的长大,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肆意而任X_ing,直到在她的新婚之夜,传来皇上驾崩的消息。

  从那时开始,为了活下去,为了让皇兄珍爱的儿子继位,她不得不把自己逼得狠决。

  无数的腥风血雨,换来一世的尊荣富贵,最后死得寿终正寝,荣耀加身。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又回来了?重生了吗?

  可是,别人重生是因为承受了巨大的伤害,非人的折磨,需要弥补。她上一世既然如此圆满成功,为什么还要再来一次?

  而且!!

  她的前世轨迹似乎只留下了模糊的脉络,那些很重要的事,重要的人,她却全都记不起来了。

  比如,她的驸马是谁?

  不过她清楚一件事:上一世皇兄是死在她的新婚之夜,而这一世,她还没有定亲,和东京城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一样,正追着花三郎四处跑。

  所以,肯定有什么不一样了!有什么改变了!

  那么,她又要面临什么?

  “别去。”一双温暖的手,擒住她冰冷的手腕。虽然扶稳了她之后又很快放开,但那种莫名的熨帖感却瞬间烫了她一下。

  赵平安侧过脸。

  别去!去哪里?

  进宫吗?

  穆将军遇到她的目光后就垂下了头,但因为身姿格外伟岸,她还是能看到他线条坚毅的面容。

  他如磐石般沉默着,显然不会再多说什么,但刚才那两个说得极清的字却深深刻入她的脑海,抹不掉。

  对,宫里必定正酝酿一场风暴,能要了人的命,就像上一世一样。

  但,有些路明知道踏上去危机重重,有些事明知C_h_a了手就生死一线,她也必须去做。

  “谢谢。”她深吸一口气,同样低声回。

  穆将军猛然抬了下头,眼睛里闪过愕然之色。

  赵平安盯着他。

  她还是记不得他是谁?真的完全记不起了。这样没有丁点印象,前世应该瓜葛不深。

  可是他似乎在警告她,应该是善意的吧?或者是被谁派来的?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