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小说 > 花丸神社建设中(一)全文阅读

花丸神社建设中(一)

时间:2020-08-01 13:05 作者:衿夜 标签: 异想天开 幻想空间 成长 少年漫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 巫女小姐的致富路。 主线奔小康,花丸日常。 无cp感情戏是真不会写_(:з」)_ 开文之前想着找回我的少女心,结果少女心没找回找到了当妈的心,苏点很多但就是写不到感情戏上我也很绝望
文案
  巫女小姐的致富路。
  主线奔小康,花丸日常。
  无cp…感情戏是真不会写_(:з」∠)_
  开文之前想着找回我的少女心,结果少女心没找回找到了当妈的心,苏点很多但就是写不到感情戏上……我也很绝望啊。我不会放弃的,咱们下篇文继续!
  文笔很差,请不要帮我推文,不要让这篇文离开晋江。
  源赖光、贺茂忠行、藤原道长等历史人物均为半原创,与游戏和历史真人无关。文中所出现的神明和妖怪,也都是融合神话背景后二设的。(我也没办法,开文开的太早了嘤)
  没有暗堕设定。
  不考究,时间线是乱的,为了融合调整过。
  虽说先前信誓旦旦的想要写正剧,可是我好像又写成搞笑文了…
  算了你们当搞笑文看吧(已经自暴自弃)
  搜索关键字:主角:闲鱼 ┃ 配角:风神、安倍姚明、咔咔咔、麻仓女子 ┃ 其它:综
  一句话简介:巫女小姐发家致富路
  立意:留学生在外不忘初心,发展城市建设
  作品简评
  穿越成为过着一日只有两餐,还全是开水泡米饭的贵族小姐,闲鱼内心是崩溃的!为了保护失去信仰之力逐渐消散的神明,为了能吃上肉(划重点),闲鱼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我要当巫女!本文讲述了一个咸鱼巫女努力修行挽救神明的故事。文章语言诙谐幽默,人物形象生动鲜明,行文流畅自然,令人捧腹的同时,亦能体会到淡淡的温情。


第1章
  闲鱼这辈子最后悔的事莫过于偷懒起了一个破网名,不然兴许便不会附身到这个叫鱼姬的小姑娘身上,还被困在不知名的森林里。她还记得上次闭眼前的画面,那是自家卧室浅蓝月牙纹的壁纸,可不曾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的却是碧蓝的空幕,青草也取代了柔软的被褥。如今,她对目前这具身体的认知仅有名字,顶多认出身上所穿的衣服,属于日本平安时代。
  揉了揉酸痛的小腿,闲鱼扶着树站起身,这时她才发现,身上所穿的裙裾是半干的,而且过于肥大,并不合身。这衣服布料本身就不轻薄,如今贴在身上,更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即便灵魂是成年人也无法忍受。因此在起身后,穿越前娇生惯养的闲鱼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宽衣解带,然后从这具幼小的身体上剥下了足足七层布料。
  脱掉了那一层层华美又磨人的挂后,仅穿单衣的闲鱼舒爽的伸展了下腰,才走到小溪边,蹲下观看水中的倒影。虽然已察觉到这具身体还处于幼年,可当真的看到水中属于8、9岁幼女稚嫩又陌生的脸庞时,闲鱼还是被吓了一跳。
  不过,这孩子的脸上不知道抹了什么东西,黏糊糊的特别难受,在没有肥皂的情况下,闲鱼搓了半天才总算是完全清理干净。只是洗完脸后,她又觉得口腔里臭烘烘的,对着水面张开嘴,然后露出了一口狰狞的黑牙。
  妈呀!
  也顾不得溪水的卫生问题了,闲鱼赶紧漱口,用手指头挠了许久,才终于将黑色的铁浆茶垢清理下来。虽说平安时代的女子有涂黑牙齿的风俗,可那也是在成年或结缔婚约时才开始,显然鱼姬并不到这个年纪,加上牙齿没有被污染的变色,想必也是刚开始涂抹。
  意识到这点,闲鱼又有些庆幸自己穿的早了,不然怕是很难接受这么一口黑牙。只是这不合身的衣服,不合理的妆容,闲鱼也闹不清楚自己这是穿越还是cosplay。拜现代手游《阴阳师》所赐,她也看过一些平安时代的资料,但不过是皮毛罢了。说到阴阳师,闲鱼又有点遗憾,她还剩下600多张蓝票没抽呢,期待已久的犬夜叉联动怕也是错过了。
  现在想这些也是徒增烦恼,伸手掬起一把水拍了拍脸,闲鱼起身环顾,试图寻找离开这里的方法。她如今只知道这孩子名为鱼姬,那还是因为在清醒之前,不断有男声在脑中呼唤的关系,若不是那声音实在吵人,她兴许还在昏睡。可除此之外,她没有更多相关记忆,也完全不明白这个双手白嫩,穿着打扮应该是富贵出身的女孩为何会出现在这种杳无人烟的森林里。就算闲鱼不是真的跑到平安时代,但能给孩子置办起这身华美但不实用衣服的人家,家境也不会太差。
  年幼时也跟着姥姥在山里生活了几年,闲鱼对这样的环境还是有些认知的,所以也能察觉,这森林竟然没有人工修整过的痕迹。她凑近看了看,发现四周别说是路了,甚至完全看不到有人走过的痕迹。所以说,这么一个小姑娘究竟是怎么跑到这里的,难不成是天上掉下的吗?
  可靠着这样一具年幼的身体,一直留在这里无异于等死,闲鱼跳起来拽住一份小树枝,用身体的重量硬生生的掰断,打算用它来探路寻找离开森林的方法,只不过刚拨开面前的草丛,大群小虫子便飞了出来,让早就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的闲鱼吓得快步退到一边。明明小时候抓蚂蚱逮蛐蛐无所畏惧,长大了却胆怯起来,一边在心里嫌弃自己,闲鱼拎起一件外衣将自己包裹住,才又开始尝试寻路。
  小溪附近的野草长势嚣张,足有半人高,闲鱼小小的身板进入后便被整个吞没,而在森林内部树荫的遮蔽下,这些植被虽然相对要矮一些,可其中却有不少长着会刮伤人类皮肤的小刺,与此同时,隐没叶片下的毒虫更是防不胜防的可怕存在。
  独眼神祇模糊的身形出现在上空,环绕在它身侧的风龙俯身向下,无声的在迷途少女的前方开辟出一条小路。
  粗心大意的闲鱼并没有察觉,双脚赤果的她既没有被草木刮伤,也没有被蚊虫叮咬,若是她足够细心的话便能够发现,樱色的光芒隔开了锋锐的草刃荆棘,悄然为其挡去了伤害。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闲鱼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猜测到真有神助,现在的她只是单纯的感慨自己的幸运,前方的野草有被刻意碾压过的痕迹,这很有可能是山里人开出的小路,如果顺着这个痕迹走,极有可能找到人类居住的村落。眼见着太阳的光芒已经暗淡,闲鱼加快了脚步,期望能够在天黑之前找到人家。可惜这条路并没有带她找到村落,而是指夜幕降临前,引她进入了一间破烂的神社。
  反正总比在森林里过夜好。
  这间不知名的神社虽然已经破败许久,可依然能够从建筑规模上看出往昔繁盛的痕迹。参道前段和中段的鸟居已经腐朽,前者还可见轮廓,但后者只剩下一边断木,长了草的注连绳上蹲着几只胖乎乎的鸟,当闲鱼走近的时候,哗的一下齐齐飞离。
  供给神职人员居住的社务所和让人参拜的拜殿已经缺了房顶,但安置神体的本殿从外观看依然完整。不是日本人的闲鱼并不知道本殿实际上是禁制入内的,神职人员祭祀时也在外围,她现在只想要找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住一晚,便想也没想的直接走了进去,在路过拜殿的时候,本来用以告知神明的垂铃还掉下来砸中了她的鱼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