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小说 > 六零小福女(上)全文阅读

六零小福女(上)

时间:2020-09-14 14:38 作者:红叶似火 标签: 爽文 年代文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 陈家的傻姑娘福香自从撞上了平安寺殿前那口大香炉,醒来后就变了个人,不傻了,整天神神叨叨,念着要香火。 隔壁村的老光棍李瘸子想花五块钱彩礼娶她回家生孩子,第二天在山上就碰到了一条毒蛇,摔下山,摔坏了下半身,半身不遂 继母梅芸芳一直想着把她
文案
陈家的傻姑娘福香自从撞上了平安寺殿前那口大香炉,醒来后就变了个人,不傻了,整天神神叨叨,念着要香火。
隔壁村的老光棍李瘸子想花五块钱彩礼娶她回家生孩子,第二天在山上就碰到了一条毒蛇,摔下山,摔坏了下半身,半身不遂
继母梅芸芳一直想着把她扫地出门,没两天自己就摔坏了门牙
懦弱父亲任其挨打挨骂,第二天酒瓶子里爬进了十几只小强

全村的人都说福香是扫把星,谁沾上谁倒霉。
只有从部队里回来养伤的岑卫东发现,自己只要一碰到这傻姑娘,军医院都束手无策的旧伤就会减轻很多。
岑卫东准备了手表、收音机、缝纫机上门提亲,承诺婚后津贴上交,老婆指东就是东,老婆说西就是西,诚意满满,本以为能抱得美人归。
谁料,傻乎乎的小姑娘不要三大件,只要香:我要嫁给会做香的……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福香,岑卫东
一句话简介:女主靠吃香火变聪明变漂亮
立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作品简评
傻姑娘陈福香磕到千年古刹殿前的香炉后,变聪明了,还手握金手指,满山动物主动送上门,不但主动送肉送蛋,还帮着惩治坏人!陈福香利用自己的金手指,改善了自家的生活并帮助受伤的岑卫东治好了病。岑卫东感恩,帮助其兄妹进城,在这个过程中,两人也暗生情愫,屡经波折,有情人终成眷属,爱情事业双丰收!
本文语言朴实,以详实的语言描述了特殊年代时期的小人物为了生活所作出的努力和人生百态,剧情可爱,互动有趣,值得一读!




第1章
  “打倒封建残余,破除封建迷信……”
  一群戴着红星军帽,身着绿色束腰军装的学生拿起铁锹、锄头朝斑驳的佛像上砸去。
  轰!
  一声巨响,两丈多高的佛像被撬倒,重重地砸在地上,发出轰隆的巨响,扬起大片的烟尘,吓得看热闹的榆树村村民赶紧往远处退。
  混乱中,一个满身是补丁的小姑娘被挤得摔倒在了地上。
  浓烟过后,视线清明,破烂的佛像摔在地上砸成了几块,还将门口的那只大香炉给撞翻了,香炉倾倒,撞破了小姑娘的头,小姑娘双眼紧闭,躺在地上,额头上血流如注。
  “死人了,死人了,陈傻子被砸死了……”
  陈老三坐在家门口削篾条做篱笆,听到远处的喧哗,起初没当回事,但没过多久,他就发现,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是冲他家而来。
  陈老三抬头,看到隔壁的陈建设背了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身后还跟了几个村民。
  还没走到跟前,陈建设就大声嚷嚷:“三叔,三叔,福香撞到头,昏了过去,得带她去卫生院看看。”
  “哦,“陈老三有点反应不过来,愣了两秒才丢下砍刀和竹篾站了起来,两只手在裤子上擦了擦,“那我回去找芸芳拿钱……”
  “拿什么钱?上哪儿拿钱?家里哪有钱?你们谁交过钱给我?”一道不悦的女声噼里啪啦地打断了陈老三。
  看到媳妇出来,陈老三脖子一缩,嘴唇蠕动了几下,垂下头,半晌没憋出一个字。
  大家都知道,他惧内的毛病又犯了。
  陈建设说不出的失望。
  “三叔,福香的额头被撞了一个窟窿,还在淌血,得去卫生院,不然,不然恐怕要出人命。”
  陈老三听了,似乎有所触动,抬起头,眼巴巴地瞅着梅芸芳。
  梅芸芳看都不看他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建设啊,你说得太严重了吧,孩子贪玩,撞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谁家的娃没有磕磕碰碰的,哪家去卫生院了?行了,把她背进屋,放床上躺一会儿就好了。天天不干活还净给家里添乱,我可真是欠你们老陈家的。”
  陈建设不大赞同,他亲自把陈福香背下山的,还不知道她的伤?哪是平日里小孩子玩耍那种磕碰。
  “三婶,福香撞得特别严重,都昏过去了……”
  梅芸芳恼了,拉下脸:“建设啊,艳红和小鹏上学要钱,家里这么多口人,每天吃饭要钱,还要白养福香这个傻丫头,我们家手里头现在可拿不出一分钱,要不,你好人做到底,帮忙垫一下?”
  说是垫一下,但依这个女人的不要脸,肯定不会还。
  这下,本来还想替陈福香说话的乡亲都不吭声了,毕竟这年月大家手里都不宽裕,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闲钱做好事。
  陈建设年轻气盛,受不了梅芸芳的阴阳怪气,正想说出就出,旁边的李三婆子推了他一下:“建设,快把福香背进去放下。”
  这一推推醒了陈建设,他还没分家,每年挣的工分,打零工的收入,都上交给了父母,口袋比脸还干净,哪有钱给福香看病。
  他像只斗败的公鸡,在梅芸芳讥诮的目光中,把陈福香给背进了屋子里,放在稻草上。
  瘦弱的陈福香躺在枯黄的稻草上,半边脸上全是血,连眼睛都糊住了,剩下的半边脸,苍白如纸。
  陈建设看了很不落忍,又愧又羞,仓皇地跑了出去,到了门口,到底是不忍心,回头对陈老三说:“三叔,阳子不在,你……照顾照顾点福香,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女儿。”
  陈老三嘴里含着土烟,摆了摆手,闷闷地说:“知道了。”
  他去后屋砍了几根黄荆条回来,将上面的青皮用砍刀刮下来,刮成绒。黄荆是乡下人止血最常用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取其叶放在嘴里嚼碎或者搓一搓,敷在伤口即可。不过这个时节,树上的叶子已经掉光了,只能取皮。
  还没弄完,就听到梅芸芳在院子里大喊:“老三,天都快黑了,小鹏怎么还没回来?你去看看,别是被人欺负了,快点。”
  “哦!”陈老三丢下黄荆条,擦了擦手,往学校的方向跑去。
  ——
  乡下没什么娱乐活动,但凡有点事发生,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村子。这不,当天晚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陈福香跟着几个孩子上山看热闹,被香炉撞破头的事。
  乡下孩子皮实,这种事并不稀奇,家长们讨论两句,再叮嘱自己孩子小心点就完了,谁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三天后,大家都没见过陈福香出门,陈家隔壁的李三婆子也说没见过陈福香。
  两家院子相连,中间就隔了一个半人高的竹篱笆,一点遮掩都没有,对方家里吃什么都能看到。李三婆子一家都没看到过陈福香,该不会这女娃出啥事了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