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失忆后爱人丧病了怎么办(上)(42)全文阅读

失忆后爱人丧病了怎么办(上)(42)

时间:2020-07-13 15:58 作者:予我白鹭 标签: 悬疑推理 婚恋 相爱相杀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我今天睡到大中午,下午在房间收拾东西,好多化妆品都用不上了。姜未喊章淑梅把东西拿出来给秦赐看。 这些你都打算怎么处理?秦赐看到那么多堆在袋子里的化妆品,也是一愣。 姜未说:扔掉吧。 虽然浪费,但用过的东

  “我今天睡到大中午,下午在房间收拾东西,好多化妆品都用不上了。”姜未喊章淑梅把东西拿出来给秦赐看。
  “这些你都打算怎么处理?”秦赐看到那么多堆在袋子里的化妆品,也是一愣。
  姜未说:“扔掉吧。”
  虽然浪费,但用过的东西也不好送人。
  秦赐抿唇,露出抹笑意:“你确定?这可是你以前心爱的宝贝。”
  不要,姜未摇摇头。
  这些对她老说都是黑历史,早点扔掉,眼不见心不烦,可别跟她提这些宝贝了。
  她向秦赐解释:“人是会变的,可能我以前喜欢,现在不喜欢了。”
  秦赐专注地看着她,目光深沉,“说得对,你的确变了很多。”
  姜未在他的目光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可不是吗?
  从前她一直吃素,现在却是个彻底的肉食动物;
  从前她喜欢待在化妆间里鼓捣自己,现在除了煮宵夜取食物,半步都不想踏进那里。
  从前她和那陌生而熟悉的男人一起爬雪山,许诺终生,现在牵着的,却是另一个男人的手。
  姜未忽然一阵头疼,忍不住揉揉太阳穴。
  “怎么了,不舒服?”秦赐从身后抱住姜未,几乎把她整个人拥入怀里,大手抚上她的额头轻柔按着。
  他现在越来越多地和姜未肢体接触,昨晚在泳池里,也是他主动靠近亲吻她。
  和姜未刚醒来时的疏离判若两人。
  这算是夫妻关系转好的迹象吧,就连章淑梅有时见了都笑眯眯的,姜未自然也开心。
  可每次想到那个男人,她心里总是堵得慌。
  想看清他的脸,想知道他是谁,和自己有怎样的故事。
  这话当然不会说给秦赐听。
  姜未勉强对他笑笑:“没什么,可能昨晚睡太久了,今天一天都有些头疼。”
  “是吗?”秦赐略微沉吟,“你睡眠一直不好,忽然睡久了难免头疼,以后慢慢规律睡眠就好。”
  姜未点头:“你昨晚给我喝的牛奶很有用。”
  “以后每晚都给你准备,”秦赐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又问,“今天就只做了这些?”
  姜未没有犹豫地点头。
  她并不是故意要瞒着秦赐,也说不出理由,就在秦赐问她的那一瞬间,大脑自然而然做出这样的反应。
  关于她能听懂英语这件事,姜未也没说。
  要问为什么,她也不知道,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反应。
  她和秦赐是夫妻,本该亲密无间,但再亲密的关系也可以有秘密。
  就好像她不会去问秦赐,他父亲到底是为什么去世,一句小孩子顽皮做错事,也可以轻轻带过。
  秦赐没有追问,他一向体贴。
  姜未拉着他的手到沙发上坐下,向他提出以后想要使用他的健身室。
  “医生说了,我应该逐步恢复运动,那些高强度的我先不练,打算弄个瑜伽垫练练瑜伽。”
  秦赐当然没问题,“这种小事不用问我,这家里每个房间你都能去。”
  姜未眨眨眼:“你的书房也可以吗?”
  她原本是故意和他开玩笑,没想到秦赐竟然微笑着点头:“当然可以,你想用就用。”
  姜未冲他甜甜一笑,又闲聊几句,秦赐就进书房工作。
  那天晚上,姜未喝了杯秦赐热好的牛奶,香香甜甜,没有昨天甜度高,但味道更适宜。
  这晚,姜未仍然做梦,全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
  第二天醒来,一个梦都记不起来,像流水一样。
  午饭过后,秦赐给她打来电话,说是为她请了一位专业的瑜伽教练,姜未一上午都在期待着教练的到来。
  在她的想象中,应该是个身材苗条笑容温柔可爱的小姐姐。
  结果来了一个身材苗条,笑容温柔可爱的……小哥哥。
  小哥哥长得颇有异域风情,浓眉阔目,问了才知道,他是印度人,很早来到中国教瑜伽,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
  章淑梅给他开门的时候,差点吓了一跳。
  她不常接触到异域面孔,瞠目结舌半天,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哈咯,最后还是教练笑眯眯地用中文对她问好。
  教练名叫桑贾伊,不到三十,性格温和,教学风格认真有耐心,对中国文化和美食非常热爱,姜未觉得主要是后者。
  他来了一周左右,姜未每次都会邀请他一起吃午餐,桑贾伊刚开始还客套推辞一下,后来就大大方方坐下,每回都对章淑梅的厨艺赞不绝口。
  经历过杨雅贞暴风式的打击,桑贾伊的彩虹屁鼓励,如同春雨一般柔和。
  或许是常年练习瑜伽的缘故,桑贾伊本人说话禅味十足,并不是毫无感情的灌心灵鸡汤,章淑梅很是受用。
  有天晚上秦赐下班,姜未还故意和他开玩笑,说他请来一个男教练,就一点也不吃醋?
  “我相信你,也相信教练的专业度,”秦赐笑着回答,“只要能帮你恢复身体。”
  姜未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秦赐不是那种小心眼胡乱吃醋的男人,这很幸运。
  她也对教练的瑜伽水平很满意。
  尤其是在桑贾伊给她展示了一个单手树式动作之后,她更加赞叹。
  他告诉姜未,他的老师骨头软到可以把自己缩进一只小柜子里,他的技巧不算什么。
  不过也就这一次,桑贾伊之后就不肯展示这类高难度动作来炫技,反而督促姜未好好打基础,不要好高骛远。
  几天的学习之后,桑贾伊发现姜未的身体很柔软,许多基础性的动作一教就会,完成度标准漂亮,就问她之前是不是学习过。
  姜未被夸了,笑眯眯地说:“可能吧,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桑贾伊有些莫名。
  姜未对他印象不错,不介意把自己失忆的前因后果告诉他。
  “原来你的腿是这么受伤的。”桑贾伊恍然大悟,露出惋惜的表情。
  看来他也觉得失去记忆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桑贾伊和姜未各自在瑜伽垫上做眼镜蛇式,她跟随桑贾伊的指导调整呼吸,尽量让自己处在最放松平静的状态。
  练习的过程中,桑贾伊通常不会和她闲聊,这样会让气息紊乱,半小时的练习过后,中途休息时间,他再一次跟她提起失忆的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