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黄泉路下(中)全文阅读

黄泉路下(中)

时间:2020-07-17 13:10 作者:touchinghk 标签: 恐怖 悬疑推理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78章 俩老虎(三) 张老板心满意足地拿着一叠黄纸符从老李家中离开,边走边回头对詹台连连鞠躬,千恩万德地感谢着。 詹台脸色冷漠,顺手将张老板交给他的红包塞到李嫂的手里。李嫂想要推辞不受,他手腕轻轻用力,坚硬如铁:嫂子你是我自家人,千万别跟我客
第78章 俩老虎(三)
  张老板心满意足地拿着一叠黄纸符从老李家中离开,边走边回头对詹台连连鞠躬,千恩万德地感谢着。
  詹台脸色冷漠,顺手将张老板交给他的红包塞到李嫂的手里。李嫂想要推辞不受,他手腕轻轻用力,坚硬如铁:“嫂子你是我自家人,千万别跟我客气。在你家白吃白住这么多天,总得给嫂子买菜钱。”
  李嫂这才收下,心里却仍有点七上八下:“那个张老板撞鬼的事怎么办?你能解决掉吗?”
  詹台微笑,光洁的下巴轻轻一点:“……放心吧。只要他听我的话搬走,就不会有事。”
  麻将馆从来都不是最终的目标,就像赵钱孙李那四个人,只是为了如同东南西北那四张麻将牌一样,物尽其用。
  一旦真相大白,目的达到,就会恢复往日的平静。
  那把黄铜色的钥匙静静躺在詹台的掌心,凝聚了肃杀和绝望的气息,像危在旦夕的人发出奄奄一息的呼救声,等待他天神降临的拯救。
  老李接到电话后就往回家赶,在楼下遇见了整装待发的詹台。
  “去哪里?”老李问,“麻将馆吗?还是宝灵街?”
  詹台摇头:“去见赵大。”
  黄铜钥匙叮咚一声被扔在赵大面前。
  赵大初时还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懒散地坐在椅子靠背上,漫不经心看了那钥匙一眼,却在数秒之后,如同见了鬼魅一样转过头,面露惊恐。
  他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最终宛如死灰,嘴唇抖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平静了许久才终于问出一句话来:“这把钥匙,你是从谁那里找来的……”
  詹台冷冷看着他:“不,应该是我问你,这把钥匙你丢在了哪里?”
  ——————————————————————————
  “三十多年前,秦岭山里面,有个小县城,叫留坝。留坝北面是山,东西两边都是河,依山傍水,聚集了很多世世代代耕种为生的村民。
  “山高路险,村民们都将家安在了山下的平地,靠近南边山谷的唯一出口附近。百年来一直安居乐业,饲鸡养猪,过着平淡和乐的生活。”
  夜深人静,小海侧躺在洗头椅上,看着茉莉坐在桌边的侧影,轻轻打断她:“我记得你讲过这个故事的……后来有一年天气反常,干旱后接着暴雨,遇上泥石流。”
  “很多人因为泥石流死去了……有一个没有死掉的,还到了咱们洗头店里洗头。”他打了个哈欠,越来越困的样子,说话也含混不清,“……后来那个客人不来了,你墙边的架子上却多了个长得古怪的泥娃娃。”
  小海对那个来洗头的跛子印象深刻。那段时间,茉莉总喜欢拿着丑娃娃过家家。
  茉莉转过身,歪着头,语气略带责备:“哎呀,你还要不要听故事啦?你自己说睡不着,想让我讲一个故事给你,结果我讲了,你又不耐烦了嘛?”
  小海哑然失笑,一手托腮,认真地看着她,语气沉静而温柔:“姐姐,我听。”
  茉莉清清嗓子,继续说。
  “那场泥石流之后,村庄被毁了,凤县里留下来的人就在留坝北面的山口重新建了一座村庄,叫京陵村。京陵村不像其他世世代代的村庄,人口稳定,而是大多由遭了灾的村民投奔而来。”
  那个时候的京陵村还不像现在的村子,年轻人外出打工,留下来的人只有老弱妇孺。
  那个时候村庄里的年轻人很多,可是他们既不耐烦像老一辈一样种地,又没有便利出行的条件。
  “遭了灾的人,迫不及待想要重塑家园,可是三十多年前哪有什么一夜致富的幻梦啊。遭了灾来避难的村民很多,村子里耕地却少。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好在村庄位置不错,修在国道旁边、把守进秦岭的路口,如果南下开往四川,京陵村是必经之路……”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亘古不变的道理。京陵村靠着路,全村人……吃路。”
  ——————————————————————————
  老李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赵大:“……你说全村的人都参与了?”
  赵大叼着烟,长长出了一口气:“嗯。”
  詹台也有些吃惊。
  车匪路霸这件事,詹台从小混迹江湖,又师从无比阴险恶毒的阴山十方,对于这些行径并不陌生。
  幼年时他师父陆老道将茶馆开在甘肃,说穿了,他们当初的茶馆也是家打劫的黑店,害死不知多少江湖同道。
  可是全村人通通成了车匪路霸的情况,詹台倒是第一次听说。
  赵大嘲讽地看着詹台和老李惊异的表情,讥笑道:“少见多怪!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以前穷得连饭都吃不起,又遭天灾,谁家没死几个人?人命算个屁。有的村子全村出去卖,有的村子全村下海捞,我们村子位置好,让过路的司机交点水费油钱,又算得了什么?”
  “天下哪有白修的路?村子总要吃饭,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也是……也是劫富济贫。”赵大油腻的头发贴在头皮上,狡猾的眼神像滑腻的蛇。
  詹台再见不得赵大这样颠倒黑白,呸一声唾在赵大脸上,一手揪住赵大的头发,语气阴狠:“在我面前装什么孙子?当我不知道你们都是些什么狗玩意?”
  “水费油钱?”詹台冷哼一声,冰凉的手指仿佛刀尖,啪啪拍在赵大的额头,“抢过路司机,让女人们把人骗进去吃饭,用钳子把油箱盖子撬了拿油泵抽油。”
  “一条死狗放在路中央,不论哪辆小客车经过,拦住就说是人家撞死的,开口就要五千块钱。三十几年前的五千块,嗯?哪个司机拿得出来?拿不出来就把人家身上东西扒光,看病救命的钱都一分不留!”
  “让自家老婆穿着暴露搔首弄姿,千方百计把过路司机骗到楼上,衣服一扒玩仙人跳,讹上一大笔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