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做一只渎神的好鸟(上)全文阅读

做一只渎神的好鸟(上)

时间:2020-07-29 13:10 作者:镇茗 标签: 甜文 因缘邂逅 古代幻想 近水楼台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 问:倘若受神恩惠,当以何相报?】 刚开始。 鸟:听神的话,做一只好鸟,不打架,不斗殴,努力修炼,将来为神界做贡献。 后来。 鸟:以上都是屁话!我,坏鸟,想渎神! 【完整版】 南姝自漫天大火中醒来,睁眼便是自己焦黑的羽毛和一群感染了魔气的坏
文案:
  问:倘若受神恩惠,当以何相报?】
  刚开始。
  鸟:听神的话,做一只好鸟,不打架,不斗殴,努力修炼,将来为神界做贡献。
  后来。
  鸟:以上都是屁话!我,坏鸟,想渎神!
  【完整版】
  南姝自漫天大火中醒来,睁眼便是自己焦黑的羽毛和一群感染了魔气的坏鸟,为了活命,南姝打最野的架喷最烈的火,做了最坏的那只鸟。
  本以为这辈子都要这么打打杀杀下去,没想到,她们这群坏鸟有一天也会被传说中的神族救赎。
  在坏鸟们普遍跟着兽神离开时,南姝看重海神的颜值,扭扭捏捏地迈着小短腿跑过去,小心翼翼地叼住了海神的一片衣角。
  正要离开的海神垂下睫羽,古井无波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松嘴。”
  暴躁坏鸟不得已在美人脚边可耻卖萌:“啾啾~QAQ。”
  海神:“……”
  ----------------------------
  所有的神都知道,海神被神鸟朱雀痴缠了几千年。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尽管朱雀像个倒贴,然而众神却看得很清楚。
  ——海神面上冷酷,话语拒绝,目中无鸟,收人家神鸟求爱的翎羽时却没有客气。
  眼看就要水到渠成,魔族入侵了神兽山,整个神兽山沦陷,而朱雀也不知所踪。
  众神奉主神之命前去察看情况,救了一群还未被魔气完全感染的神兽幼崽,回来时,发现没有人情味的海神竟然也抱回了一只羽毛焦黑的小丑鸟。
  自那以后,众神接连受到海神的拜访。
  光明神:我的圣水一滴恒久远,你就拿来给鸟治眼睛?
  精灵神:不必说了,花仙小精灵是不会借给你家小鸟玩的。
  兽神:别来问我,我真不是兽医!
  之后,众神又听说小鸟表白失败,离家出走,海神追鸟追到魔域。
  众神:???
  有意思。
  【口嫌体正直+美炸天+白切黑偏执海神x患轻微脸盲症只能辨认出绝色美人+神前一套背后一套心机颜鸟朱雀】
  1.甜!HE!
  2.私设满天飞!
  3.双洁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雀南姝,海神聿徽 ┃ 配角:主神,魔神,众神,各神兽,各凶兽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神:救了一只黑心鸟
  立意:宿命般的相遇,面对黑暗无惧无畏


第1章
  神兽山已经一连三日没下过雨了,龟裂干涸的土地源源不断地散发着几乎成实质的热气,致使神兽山如同一个蒸笼,所剩无几的水源因此枯竭得越发厉害。
  神兽山以前应当有一座茂盛的森林,那座森林被大火焚烧后,才会留下一片姿态诡异的焦黑树干。
  一只黑红色羽毛的小鸟费力蹿上枝头,眯着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会儿,才歪歪斜斜地飞了下去,参照其他鸟前行的路线,迈着小短腿往东边走。
  周边的景色从焦黑树林变成了空旷的平地,再往下走,便是一条干涸的河道,小鸟从岸上跳到河道里,仿佛跳进了一口烧热的锅里,jiojio烫得不行,她不由哼哧哼哧地喘了口气,同路的小黑鸟们看到她,惊得炸了一身黑毛,避瘟神般远远地躲开。
  作为一只鸟,南姝视力虽然不怎么合格,听力却十分不错。
  她听到小黑鸟们叽叽喳喳道:“对!是她!那只最坏的鸟!”
  “打架很厉害!”
  “阿黑老大就是被她啄翻的,叫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别惹她!她还会喷很厉害的火!”
  南姝转过身,十分恶劣地对它们炸起一身黑红色羽毛,超凶!
  小黑鸟们果然被吓得哭爹喊娘,一咕噜滚得更远。
  南姝啾啾地哼笑了一声,转回身,慢吞吞地继续走自己的路,这时,一缕干燥的热风送来了几声急切的低语:“快走!她一去,东边那汪泉水肯定会被她独吞!”
  怪不得都往东边走,原来是因为那边有泉水。
  在如今被烈火焚烧过一遍的神兽山里,食物和水都是很难找到的珍贵东西,小鸟们可以几天不吃东西,但如果一天不喝水,很快就会被神兽山里的炽热温度烤死。
  而距离上个水源干涸,已经过了半天。
  小黑鸟们唯恐南姝独占东边水源,从走变成了慢跑,它们乌泱泱一群,迈着短短的鸟腿在干硬的土地上跑,时而聚拢时而分散,看上去像一朵朵溃散的乌云。
  ——之所以它们用跑的而不是飞的,是因为这群小鸟又饿又渴,已经飞不起来了,看上去还怪可怜的。
  南姝见此也不担心,慢慢地踱步过去。
  反正跑是跑不过的,而且这三天过来,她也看出来了,跑第一没用,小坏鸟们会为着水源打起来,它们的心理很阴暗,坏到骨子里,是“我喝不到水你也别想喝到”、“死也要拉一个垫背”这种卑劣心态。
  南姝知道,想安生地喝一口水,等会儿肯定得打上一架,她慢慢走,可以留点体力。
  南姝走过干涸的河道,跳上河岸,与对岸如出一辙的荒败土地映入眼帘,她小声地啾了一声,心里莫名涌上的情绪说不出的复杂。
  *
  南姝记不起以前的神兽山是什么样子,三日前,当她拖着受伤的翅膀,脑袋刺痛地从断壁残垣底下的缝隙里爬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纵深夜色下,整个神兽山笼罩在火海之中的炼狱场景。
  漆黑的夜空因冲天火光染上一层殷红血色,树枝被大火烧得噼啪作响,呛鼻的烟气混合着什么东西被烧焦的糊味萦绕在空气中,久久未散,耳边回响的,是呼啸的风声和此起彼伏的惊骇鸟鸣声。
  当时南姝脑袋嗡嗡地看着这一切,努力去回想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会被压在废墟之下,但她似乎失忆了,再怎么想也只想起了一件事。
  ——她的名字叫南姝,是只品种不明的鸟。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信息。
  之后大火乘着飓风烧了过来,南姝来不及多想,迈着小短腿疯狂逃命,路上遇见了不少其他的鸟,它们大多也受了伤,根本飞不起来。眼看大火已经围了过来,唯一的活路,便是爬上前面那座山的山顶。
  说来也奇怪,偌大一片山脉,逃上山的只有一群小黑鸟,竟然没有任何除鸟以外的其他生物。
  大家紧慌失措,上山的路上发生了不少踩踏推挤事件,小鸟们都想活命,一窝蜂往上挤,根本不管其他鸟死活,有的甚至还十分恶毒地把别的小鸟啄下山......南姝看在眼里,明白这群鸟都是坏鸟,因此别的坏鸟来啄她时,她也超凶地啄回去,毫不留情。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