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嫁给死对头前一天我恢复记忆了(下)全文阅读

嫁给死对头前一天我恢复记忆了(下)

时间:2020-07-30 14:55 作者:渊爻 标签: 爽文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乔装改扮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28章 由于前日魔修的突袭, 仙域众门连着数日都不敢松懈,生怕魔域什么时候又偷偷地集结再来一次偷袭。 前次尽管有黎清在场,那自爆造成的恐怖震荡不亚于又一场仙魔大战, 双方损失其实都不小,不得不又临时换了一批人来。 好在那时候到了的仙域人不多, 问天
第28章
  由于前日魔修的突袭, 仙域众门连着数日都不敢松懈,生怕魔域什么时候又偷偷地集结再来一次偷袭。
  前次尽管有黎清在场,那自爆造成的恐怖震荡不亚于又一场仙魔大战, 双方损失其实都不小,不得不又临时换了一批人来。
  好在那时候到了的仙域人不多, 问天门这时身为仙域第一宗门,便不得不挑起了大梁。
  再者有黎清镇守营中, 很快众人便拂去人心惶惶,专心备战起来。
  唯独祝音知道,黎清的伤势并不乐观, 只不过他修为同他人差得太多,又常面无表情,稍加掩饰便没人看得出来。
  祝音心中焦急, 但也没用。
  黎清死守着冬夏寸步不敢离开, 好像生怕再有魔修来动她的主意;祝音自己劝不动黎清, 又深知能做到这件事的只有冬夏,然而黎清却打定主意将自己的伤情死死瞒住。
  这就是个两头的死胡同, 祝音走哪儿都不对。
  一连数日下来, 祝音心中浓愁更甚起来。
  要么她就放任黎清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 要么就只有违背黎清的命令了。
  祝音前后抉择不下,不知道究竟哪一条才真正对黎清好,想来想去, 咬牙找了岳浮屠商量。
  岳浮屠想了想,出了个主意:“黎清不是执念于和那丫头结为道侣?让他得偿所愿是不是就行了?对心魔是不是能起到克制的作用?”
  “……克制一时罢了。”祝音叹了一口气。
  岳浮屠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酒,眯着眼睛道:“至于黎清的伤势,他装得再好,总有缝隙, 若不是你亲口说的,而是那丫头自己发现,黎清难道舍得罚她不成?”
  祝音掐断传讯,左右为难,又再没别的人可以商量,最后起身去看了看黎清和冬夏。
  去时路上,祝音还见到一个长相腼腆柔弱的女修在冬夏院外徘徊。
  她上前友善地询问对方意图,女修却不好意思地摆手说不愿打扰里面两人相处,便跑走了。
  祝音:“……”她倒是每天都要来打扰至少一次。
  只可惜黎清不会在冬夏看得到时让祝音探脉,怕叫冬夏看出什么破绽来。
  祝音只好用冬夏当借口。
  冬夏正托腮看书,见到祝音进门便将书倒过来扣在桌上,懒洋洋抬眼笑了一下:“祝师叔又来了。”
  祝音也笑,她克制住去看黎清的冲动,神情温和地道:“你是凡人,不比别人皮糙肉厚的,总要帮着仙尊上心些。”
  冬夏道:“我这几日没什么身体不舒服,祝师叔不必到我这儿浪费时间了。”
  祝音正要说什么,就见冬夏又转头对黎清道:“黎清也是,没别的事情要忙?”
  前半句对祝音说的还算得上客气,后半句就全然没那个客套的意思了。
  “稍后楚灵来陪你,”黎清垂眼道,“我要去一趟魔域入口。”
  他云淡风轻站在那里,任谁也看不出这人体内紊乱成什么天崩地裂的模样、承受什么万蛊噬心的痛。
  就算祝音知道,那痛也只有黎清自己能感受得到。
  冬夏挑了挑眉,无可无不可地哦了一声,将手臂伸了出来:“那劳烦祝师叔了。”
  祝音心中几乎已被叹息淹没,她上前几步,如同前几日一样按部就班探查了冬夏的身体。
  祝音不敢对冬夏不谨慎,黎清强行修改她的记忆已是冒了大风险——后来也果然出了错——祝音每日都对冬夏提心吊胆的,生怕她再出点什么意外,黎清体内微妙的平衡便会瞬间打破炸裂。
  冬夏此时已不仅仅属于她自己了,她所代表的是整个灵界的安危。
  “昨晚也没睡好?”祝音轻声问。
  冬夏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轻描淡写地,听不出什么情绪。
  她那从来显得甜美乖巧又没有攻击性的面孔上一旦没有了笑容,便显得有点儿像是闹脾气的小朋友。
  祝音怜爱地摸了一下冬夏的头:“是不是那日给你吓到了?她既然自爆,以后便不会再出现;如今仙域有了防备,魔修的偷袭也不会再成功第二次,別怕。”
  冬夏抬眼看了看祝音,但很快将目光收了回去,应了一句“知道啦”。
  她说完便重新去将书拿起来阅读,祝音扫了一眼,发现那是本讲三年前仙魔大战的书籍。
  “仙尊,楚灵来前,我在这儿陪冬夏一会儿?”祝音问道,“方才来时已见到几位掌门宗主在外集结准备前往魔域封印处了。”
  这话问出口的时候,祝音不自觉地攥紧了手心。
  黎清果然看了祝音一眼。
  祝音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等楚灵来我便走了,今日还有不少丹得炼。”
  黎清又转眼看冬夏。
  “正事要紧。”冬夏道。
  “……”
  黎清到底没留住,他御剑离开时,重新给冬夏的院子加固了阵法,更是深深看了祝音一眼。
  祝音太明白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了。
  可她还是要明知故犯。
  “冬……”
  祝音才刚张开嘴,冬夏便打断了她。
  “黎清他怎么了?”少女眼也不抬地问,“叫祝师叔这么担心?”
  祝音噎了一下:“我竟掩饰得这么不好,叫你看出来了?”
  “倒也不是,”冬夏歪了歪头,“但我就是能猜到。”
  既然冬夏已经猜到事实真相,祝音松口气坐到她身旁,斟酌了片刻,道:“仙尊他那日受了伤,但怕你担心不愿说出来,如今拖延得……有些不乐观。”
  祝音边说边观察冬夏的脸色,只见到她轻轻皱了皱鼻子,神情似乎有点不满意。
  “有多重?”冬夏问。
  “恐怕……”祝音为难地说,“需要你的帮助才行。”
  祝音早已想了数个说服冬夏的理由,可都没能用得上,因为冬夏听完直接问道:“要我做什么?”
  “……”祝音顿了一下才道,“我想让你帮忙的事不简单,你先听了,再做决定不迟。”
  “他那是为我受的伤,还什么都是应该的。”冬夏终于把书翻到最后一页,一目十行地看完便合了起来,“你说、我做,这就行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