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28)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28)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宗新远没事,顶多只是经脉俱碎,没有灵气。这对于丢失X_ing命来说,已经算是挺好的。但对于一个自得、骄傲的炼器师来说,却是生不如死。 这场比试一波三折。在离去之前,荀禹诺顿了一下,又站在原地C_ao作了一番,

  宗新远没事,顶多只是经脉俱碎,没有灵气。这对于丢失X_ing命来说,已经算是挺好的。但对于一个自得、骄傲的炼器师来说,却是生不如死。

  这场比试一波三折。在离去之前,荀禹诺顿了一下,又站在原地C_ao作了一番,这才追了上去跟上方鹤的步伐。

  镜子将镜头缓慢拉近,对准了宗新远躺在地上的身形。地上的血流了满地都是,他的手和脚都是瘫软的状态。但仔细一看,却能发现他的胸膛微微起伏,显然还是活着的。

  将宗新远这个狼狈的姿态放映了足足一分钟。镜子才好似满意地缩回了镜头,里面的画面开始迅速回转,开始倒放。很快就回到了人们最感兴趣的那一幕,随后按下了暂停。

  那是一枚悬空的叶子,静止的状态美到窒息。它的叶脉四散,内里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与空中的灵力缓慢形成了震动。怪不得,就真的跟一片叶子一样。

  这分明就是伪灵器!

  堪称惊世之作。

  要知道炼器师在偶尔的状态下,会炼出有生命力的器具。这些器具富有智慧、能与主人心意相通。往往在这个时候,主人不需要多加控制,便可全心全意地对付敌人。但一般这种器具有价无市,一旦出世,往往会被顶级势力给收购。

  与此同时,在灵器之下,还有一种伪灵器的说法。简而言之,就是这类器它没有智慧或者智慧尚在萌芽,唯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好似在孕育着什么。它们相较于一般的灵器而言更好控制,也更会主动攻击潜在危险对象。也是难得的精品!

  一想到这个伪灵器是在一个七八岁小孩的手里,不少人的心里面都有些痒痒。但只要想到这个灵器的主人是一个天赐天赋的炼器师,又想到那个恐怖神秘的阵法师师父,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然而不管怎样,定九比试的细节被人口耳相传,一瞬间成为了整个修真界的热闻。

  这些方鹤都不知道。

  当定九比试结束了之后,他便开始准备去第一圣地的东西。而在此期间,荀禹诺身上的血腥味从未消散过。总有一些铤而走险的人妄图通过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去驳一个未来。

  这些人,荀禹诺自然来一个杀一个。

  鲜血溅在他深色的衣服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痕迹。

  日子越临近,方鹤便越紧张。总觉得心脏快提到嗓子眼处,一张口就要往外蹦似的。这些天,他经常去外面转转。相较于几天之前的风花雪月,定九城此刻的天空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血雾。

  最紧张、最刺激的时候即将来临。令牌抢夺也越加猛烈。鲜血和尸体随处可见,方鹤渐渐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当远处的太阳升起的时候,光线聚拢的一瞬间,定九城内所有的灵力都开始震动起来,朝着一处涌起。与此同时,一直充斥在城内的光芒开始隐秘起来,慢慢变淡,最终消失在黑暗中。

  这场异动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城东,一名少年踏水而行,长袍飘飘,恣意潇洒。他的目光抬眼看向灵力聚拢之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率气的小虎牙。他的身后灵气涌动,脚下的水竟然逆向而行。在他几百里开外的地方,一名少女躺在脆弱的树干上,睁开双眼,她的眼睛竟然是神秘、带着雾气的蓝色,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在城南以西方向,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正拄着拐杖踱步向前走着,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他的眼睛竟是暗的,看不见周围的任何东西。但当灵气异动的时刻,他的目光精准地落在了那个方向。

  城中心。

  方鹤站在窗口,看着数十道身影飞速地朝着远方飞去,最终消失在天边。

  第一圣地,即将开启!

 

 

第20章 

  这是一片广袤无比的天地。空气上方浮现着一层淡金色的灵气。每次呼吸之间都会带来一次次灵力的振动。极目远眺,原本错落有致的房屋正在缓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而神秘的森林。

  森林上空,盘旋着巨大的鸟兽。它们的翅膀张开,Y_in影可以直接覆盖住大半个人的身影。在阵阵嘶鸣尖叫过后,它们朝着远处飞去。而突然间,古老的树木伸出了一根巨大的藤蔓,迅速地捕捉住队伍里的最后一只巨鸟。巨鸟发出一声尖锐的哀鸣,庞大的身躯便径直从半空中落下,重重地撞击在地面,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没有声息。

  这里是一个远古战场,块块土地下面都隐藏着生存法则。此刻,无论谁站在这里,都无法相信,这里曾是定九城最安宁、偏僻的一角。

  而现在,这里成了第一圣地的地址。

  方鹤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衣白袍,站在荀禹诺身旁三四米的位置。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象。在这片天空四处,也或多或少站立着一些人。他们神情谨慎,互相提防打量。当他们的视线落在荀禹诺身上时,整个身体都会变得极为紧绷,像是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愧是获得了第一圣地的令牌。悬浮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影,大多都是金丹初期的水准,年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他们身上的灵力隐隐波动,给方鹤造成了不少的压力。

  方鹤站在原地,耐心等待着头顶金色灵力的散去。只有等灵力散去,第一圣地才会展露出全貌。在此期间,他将一些人的面容牢牢地记录下来。不少人看到这些人,面色都不由地紧张起来,神情略微有些亢奋。显然,这是遇到劲敌时候的表现。

  灵力散去的速度很慢,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那上面的颜色才略微暗淡了一些,不再那么闪耀。周围不少人都盘腿坐在高空,耐心等待起来。他们身上的灵力隐隐飘散,在这片区域形成一种紧张的张力。

  大约两三个时辰过去了,荀禹诺睁开了眼睛,望向半空轻声说道:“快要开始了。”方鹤顺着他的目光抬头望去,便看到笼罩在天空中的淡金色灵力正在消退,即将要变成透明,将天空的颜色显露出来。

  天空不再是初时看到的湛蓝色,而是灰色。上面没有坠着任何一朵云彩,透露着死一般的寂静。

  当金色完全散去时,众人身上的令牌“轰”地亮了起来。好似全世界的光亮都集中在了这里,分外显眼,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团巨大的光团。当人们身上出现亮光时,底下森林里传来灵兽的嘶吼声,树叶簌簌作响,大地都开始震动起来。

  这里的灵兽好像对光亮有着迷之执着。

  方鹤低头看了一眼悬挂在腰间的令牌,修长的手指刚摸索了一下。令牌就化为一道光,朝着他的额头撞了过去。他躲闪不及,就被一团光亮所笼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