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91)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91)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也没赢。 平局。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和何崇平局,那名炼器师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的学习都喂了狗。可此刻,哪只他一个人这么想,几乎所有人都艳羡地望着眼前的大屏幕。 这种天赋,他们求之不得。 接下来便是阵法比试,

  “也没赢。”

  平局。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和何崇平局,那名炼器师觉得自己这些年来的学习都喂了狗。可此刻,哪只他一个人这么想,几乎所有人都艳羡地望着眼前的大屏幕。

  这种天赋,他们求之不得。

  接下来便是阵法比试,这才是决定器具等级的最后一环,也是最关键一环。

  方鹤和温道言两人都不敢大意。温道言原本轻佻的笑容微微收起,狭长的眼睛睁大了些,仔细地打量起器具来。

  方鹤呼出了一口气,缓解心中的紧张感。他能感觉到自己手心在隐隐冒汗,这还是他当众比赛的第一次,他小心谨慎地用指腹感受着花瓣的材料,时不时用指尖轻点,寻找能够落入节点的地方。

  阵法师不仅要在刻阵的时候优秀,还要全方位了解自己的炼器搭档,熟悉搭档的手法,这样一来,便能够按照搭档的习惯,在差不多的地方找到阵法的节点。

  何崇和温道言两人合作默契,没过几息的时间,便快速地找到阵法的节点。他的灵识在空中快速凝结成了一把匕首。匕首精致而有小巧,有别于温道言给人的感觉,极为古朴简单。

  他指挥着匕首,快速在戒指的表面上刻出了一个节点。这个时候,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灵气瞬间翻涌而出,它们集成了一个小小的风卷,毫不餍足地将周围的灵力全部吸走。

  风卷离戒指越近,它的形态便越小,到最后竟然形成了一粒光点,轻轻松松地落在了节点中。

  点节成功。

  在这一刻时,方鹤能感觉到周围的灵力瞬间减少了很多。

  阵法师和阵法师之间的争斗比炼器师要和谐很多,他们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争端,比的只是灵气的抢夺而已。

  节点的灵气越多,就意味着阵法的加持效果越强。

  任何的阵法师都不会放过先机。

  但方鹤却不同。

  温道言的节点都打了三个时,他还垂着眼,在那里低头检查着。金色的光芒照S_h_è 在他的脸上,带着岁月静好般的安然。

  见他这样,人们的内心都平静了起来,仿佛到了流水潺潺的溪流旁,听着树影婆娑的沙沙声。

  直至,温道言的再一度轻点节点。

  炼器楼里的灵气被这节点一扫而空,人们站在外面都能感受着周围灵气在慢慢减少。灵气减少的速度要比补充的速度快上很多,这种感觉也极为明显。

  人群中不由有人高声说道:“小方大师在做什么?”

  在人们紧张而又焦灼的注视下,方鹤终于抬起了头。他将花瓣放在一旁,朝着陶乐乐点了点头,嘴角微弯起一点弧度。

  他的面目更加柔和了,甚至能让人感觉到他心中的喜悦:

  “进步很多。”方鹤顿了顿,继续补充道,“师父见了,定会欢喜。”

  陶乐乐一听这句话,便笑了。他的眼睛弯成一道细长的缝隙,眼睛亮晶晶的,从他的眼中都能感受到他极致的欢喜。

  方鹤见此,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他单手向上翻折起袖子,露出了白皙的手腕。他垂下身来,在众人的注视下闭上了眼睛。

  周围的一切喧哗与色彩都与他无关。

  他闭上眼睛,花瓣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亮点。亮点越暗,就代表着锻造手法出现了些许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可以被改善的。但在此刻,这些暗点在提醒方鹤,不要将节点打在这里。

  一旦打在这些暗点的附近,所形成的阵法便越容易崩溃。

  但只要掌握了这个方法,接下来寻找节点的任务便变得简单了很多。

  人们只感觉到方鹤眼睛一闭,双臂微张,他脑海里的灵识便蔓延出来,形成一支笔和一把尺子的形状。

  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那支笔和那把尺子就开始动了起来。笔的笔尖快速点落在花瓣上,每一个节点的点动根本不需要花费几秒钟的时间。

  当它的笔尖停止的时候,五十多个阵法节点在这片微小的花瓣上同时亮了起来。这回造成的声势比温道言的要更加狂暴很多。

  没有任何灵气风卷的行动,也没有任何的响动。但人们就是感觉到周围的灵气在迅速抽空,就连体内灵力的运转都滞涩了很多。

  他们的R_ou_眼根本捕捉不到灵气的缺失,这就像一场无声的运动。人们只能看着方鹤手中花瓣中的节点在一个接着一个亮起。

  亮起的速度逐步增快,到最后几乎是一眨眼之间,最后几颗节点几乎同时完成。

  温道言止住了手中的动作,脸色难看地朝着方鹤望去。方鹤朝着他点头示意,随后又开始行动起来。

  这些节点连接在一起,就是最近几日他窥觑到的阵法。方鹤毫不迟疑,按照书本上的内容,划下了第一笔。

  温道言等周围的灵气都稳定下来后,才重新点节点。这次,他点节点的速度都满上许多,神情中更带着些许的慎重、小心。

  点节点的速度要比众人想象中的要快。没过多久,就进行到结阵的阶段。但此刻这个结阵和其他结阵不一样。

  这是空间阵法的结阵。

  在方鹤落下第一笔的时候,人们便能清楚地感受到那是广为流传的空间阵法,起笔根本没有任何改变。

  反观温道言,他从下笔的第一瞬间,就与基础阵法的第一笔略有不同,他的起笔更加狂野、广袤,让人感受到空间的交错感。

  两人谁也没来得及顾谁,都低头刻起了阵来。房间变得静谧而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但最后,两人的速度越来越慢起来,甚至于偶尔还会停顿下来,思考一番。

  方鹤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脑海开始疯狂地演算起来。到了这个时候,他完全忘记了比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此时,他的笔尖在一处游移着,在这两个等式之间缺少了一个关键的数据。目前已知的条件太少了。

  算到这个地步已经到了极限。

  此时,这个阵法的推算就好比数学里的公式,放在众人面前的基本阵法就是一个简单的数字6,缺少一个公式或者条件,根本就无法知道,这个6是怎么得来的。

  2乘3可以得到6,3加3也可以得到6,1加5也可以得到6……通往6的方式千千万万,但方鹤根本无法确定,究竟哪个才是正确的答案。

  方鹤舔了舔嘴唇,鼻尖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渍。他的大脑快速转动着,不断寻找着,确定着心中的算式,查看是否有落下的条件。

------分隔线----------------------------